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反對川普再掌白宮 錢尼不排除2024參選總統

受台志願兵援烏感召 多國士兵:若中國攻台「台灣見」

灑淚的年夜飯

一九七二年除夕,我在安徽淮北插隊已經三年,十八歲的我,正被政治迫害搞到痛不欲生。因父親解放前曾參加過國民黨,被定為歷史反革命分子,我屬於「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前一年底大隊推薦我去招工,被公社毫不留情打下來,眼看那些吊兒郎當、工人家庭出身的同學都被招工走了,只剩我一個人還住在透著刺骨寒風的草屋。

面對鬼火般的煤油燈,沮喪、迷茫、無助的我看不到未來,也無人訴說,絕境中真想吊在梁上一了百了。父母知道我招工失敗,就來信說哥哥與姊姊春節同時結婚,叫我回上海探親散心。

回家過年是每個知青盼望的幸福時刻,更何況哥姊同時結婚,但招工失敗的打擊,使我對人生感到十分悲哀。想到上海的小伙伴們穿著整潔的工作服、挽著女友逛街,而我卻像癟三似地又黑又瘦、身無分文地待在家中,劣等公民的感覺使我寧願在鄉下窩著。

淮北是有名的乞丐窩,正如花鼓戲所唱道:「說鳳陽,道鳳陽,鳳陽出了個朱元璋,十年就有九年荒,身揹花鼓走四方。」一到冬閒,老人為了省下口糧,成群結隊地去南方討飯,直到春天才揹著曬乾的飯粒回來。我正處在招工失敗的痛苦中,根本沒過年的興致,所以既不買肉,也不打酒,更沒有同學處可去,因為所有知青都回家過年了。

除夕中午,我煮了一鍋山芋,那是一天的食物,我就配著鹹菜,一個人在空蕩蕩的草屋中吃著。這時,老隊長來到我的房間,他看我什麼都沒準備,就請我去他家過年;我知道他家也很貧困,年邁的老父還在外討飯,所以不想去打擾,但老隊長說「人逢佳節倍思親」,無論如何要我去。

到了老隊長家,只見床上籮筐裡放著許多花生和瓜子,一群孩子高興地坐在床上又吃又鬧,大娘正在準備年夜飯,小方桌上放滿燒好的菜,竟有好幾碗肉。不一會兒,菜都做好了,老隊長先將菜放好,飯盛滿,每一個盅裡斟滿酒,並將所有的筷子插在碗中,口中念叨著叫老祖宗都回來過年,然後我們都走出屋,將堂屋門關上。他說這是請逝去的祖宗都回來吃年夜飯,以前要燒香點蠟燭,現在破除迷信買不到了。過一袋菸時辰,大家一起進屋,大娘將所有的飯菜都重新回鍋燒一遍,說給祖宗吃過了,這時年夜飯才正式開始。

這是我第一次離家過年,真正體驗到淮北農民的貧窮,原來桌上大碗裡滿滿的肉,其實只是覆蓋著幾片薄薄的肉片,下面就是土豆、蘿蔔、白菜和自己發的豆芽等蔬菜,這已是農民一年中最豐盛的年夜飯。孩子們歡喜地吃著,大人們高興地喝著,我則憂傷地陪著,上海家人過年團聚的場景在我腦中映現,朦朧中老隊長夫婦的身影,就像父母一樣在眼前閃動,想到自己淒苦的命運,我的眼淚湧了出來。

老隊長拍著我的肩膀說:「好好幹,明年我一定再推薦你,喝點酒把痛苦都忘了。」那一刻,老隊長在我心中就像天上的菩薩,那小小的慰惜猶如春陽,給我活下去的勇氣。在紅色恐怖的年代,誰會同情我這個反革命狗崽子,那灑淚的年夜飯至今難忘。

國民黨 教育 蔬菜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