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軍高層再傳染疫 症狀輕微持續遠距工作

華人1家3子女越區就讀芝公校 教委會索賠10萬 家長申訴

《老照片說故事》春風化雨在竹中(上)

父親(前排右四) 的畢業照。(圖:新竹中學校史館提供)
父親(前排右四) 的畢業照。(圖:新竹中學校史館提供)

我出生在新竹,雖然不是我後期成長的地方,但對這個城市總有著濃郁的情感,因為有許多的回憶發生在這裡。因緣際會遇到新竹中學黃大展主任,在他委婉又不放棄的託付下,開啟我認真尋回父親羅富生與新竹中學深厚淵源的旅程。

父親於一九二八年到一九三三年就讀新竹州立新竹中學校(新竹中學前身,屬第七回畢業生,見圖,前排右四),校長是首任的大木俊九郎先生。五個學年裡,父親在德智體方面被教師們評為性情溫順、愛讀書,更是劍道、網球、蹴球(足球)及相撲選手;就學期間住「學寮」(宿舍),也被任為學寮室長,管理與領導能力得以啟蒙。

大木校長博學多聞,要求學生剛健樸質(當時校訓是「質實剛健」)、尊敬師長(當時大木的訓詞每天有「凝念語」,內容觸及感念天地君親師),並以德、智、體三育並進為信條。這嚴謹的教育理念,潛移默化影響父親,從此播下他投身教育工作的種子。

中學校畢業後,父親於一九三八年四月至一九四一年四月留學日本中央大學法學科,完成學業後任職日本生命保險公司;這段時期父親不僅日文精進,更練就不服輸的硬頸精神。一九四三年祖父過世,父親回台奔喪後決定留在台灣成家立業,期間曾短暫任職苗栗工科(建台中學前身),也開過中文補習班,更認識台北第三女高畢業、服務於台北鐵道部會計職的母親官錦裡女士,同年十月十日兩人結為連理。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宣布投降,國民政府接替日本治理台灣,廣東籍的辛志平先生在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派令下,接掌「台灣省立新竹中學」(簡稱新竹中學)。該年十二月,辛校長單槍匹馬赴台,對於教材不足、設備儀器破舊及師資短缺等重重校務問題,都非常積極地一一克服。同時,他也四處網羅各方專才,父親因留日法學科,精通日文,因此獲聘為教務主任,同時擔任外國地理老師。在辛校長的帶領下,與彭商育老師與我父親形成強而有力的鐵三角,他們將學生課程銜接無間,五育全然發展,學校教育很快地步入正軌。

在黃春木一九九九年出版「無私與大愛-辛志平校長的故事」一書中,校友林初麒的回憶文章提及,「在辛校長初到台灣接掌校務時,羅富生主任可說是非常重要的助手。在開學典禮時,辛校長一站到講台,開了口,師生便全都傻眼了,所有的人都『莫宰羊』,因為當時大家都不會講國語。幸好羅富生是客家人,辛校長是廣東人,兩個人話語似乎有點通,加上羅富生曾在日本中央大學的『第二外語』課程學習過中文;正當大家不知所措之際,身材壯碩的羅主任悄悄站到講台邊,即席擔任翻譯;辛校長的廣東腔國語,便由羅主任一句句生硬地翻譯成日語。辛校長愛講話的習性與功力,在三十來歲的當年已根深蒂固,並且非同小可;每次朝會,必見他上台講話,每次必長篇大論。不過當時台下學生最佩服的,恐怕不是辛校長,而是羅主任;因為客家籍的羅主任,居然能聽懂廣東人的『官話』,實在是大大的不簡單。其實羅主任的國語是不道地的,旁人常笑羅主任說的是『不通話』,羅主任則自我調侃說是『普通話』。由於少年人學習語言的能力強,所以一年後,學生的國語已說得相當流利,並且也逐漸習慣辛校長的鄉音,羅主任的翻譯工作才告一段落。」

當我看到這篇文章時,立即分享給家人,因為對於父親描述得太傳神了。父親確實有膽識,反應機靈敏捷,話語幽默十足,不過講起國語真的是「普通話腔」。提筆至此, 耳邊彷彿又聽見父親在家用餐時開朗的談笑聲,真的好懷念那段歲月。

聯合報在二○○九年四月三日,刊登曾琮琇所撰寫的「紀念簿打開了─鄭愁予在新竹中學演講『失去的感性』」一文,有關父親的部分節錄一段如下:「鄭愁予提到羅老師的一則英勇故事。二二八事件發生後不久,本省籍民眾聚集在東門路辛志平校長的寓所前抗議外省霸權。羅老師身材魁梧,隻身站在辛寓大門前,用道地的台語、客語、日語,向他們解釋辛校長是來辦教育的,義正嚴辭,不畏勢眾,得到民眾的理解,抗爭的人潮漸漸散去,成功化解一場族群之間的對立。鄭愁予認為,過去中國政治『立德』多於『道德』,過於強調忠孝誠信。倘使政治領袖以仁為本,風行草從,人民皆可行仁。在他眼中,羅老師不僅是一位飲者、教育家、更是一位勇敢的俠士;羅老師人格的感化力、包容力,為孔子『仁』思想的展現。」

➤➤➤春風化雨在竹中(上)

教育 日本 二二八事件

上一則

紐約匆匆一瞥

下一則

落實永續經濟 過剩農產變身保健品 澄交開創藍海市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