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返台核酸檢測形同虛設 只防君子不防小人

羅訴韋德案遭推翻 證明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已被孤立

從上海踩踏事件逃生

近日,美國德州休士頓一個音樂節發生令人驚駭的踩踏事故,結果造成十人罹難,其中遇難者年齡最小的才九歲。慘案發生後,在全美引起不小的震驚。

不由得想起四十八年前,我在上海親身經歷一場踩踏事件,幸好死裡逃生,至今仍心有餘悸。那是一九七三年五月三十一日晚,朝鮮平壤萬壽台藝術團首次赴上海演出朝鮮歌劇「賣花姑娘」。當年,鮮少有外國文化藝術表演團體到中國演出。再說,早年朝鮮電影「賣花姑娘」在中國各大城市電影院連番上映,「賣花姑娘」的形象早已在中國觀眾中生根開花。

「賣花姑娘」到上海演出,一下子就炸鍋,可容納八千人的上海文化廣場,不到三天,門票一售而空。廣場門口甚至有人在開場前拋售黃牛票,當年的上海出現一股「賣花姑娘熱」。

音樂對我來講是門外漢,對歌劇更是一竅不通。但朝鮮平壤萬壽台藝術團的陣容怪嚇人的,由演員、樂隊、合唱隊、舞蹈隊、舞美隊組合成軍,演出團隊人數多達一百八十人。我十分欣賞歌劇「賣花姑娘」的舞美設計,場面盛大;演員歌聲清脆亮麗,伴舞也多彩多姿。

更吸引我的是,我所熟悉的「賣花姑娘」從銀幕上跑到觀眾面前來了,人人爭睹賣花姑娘的美麗身影。我削尖腦袋,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與表弟阿鼎一起買到兩張票,可近距離接觸「賣花姑娘」,一解追星之夢。

是日,歌劇「賣花姑娘」晚上七時開場,但人們都早早來到上海文化廣場等開門。廣場在復興中路、陝西南路共有三個入場口,我和表弟下午六時不到,早就站在復興中路門口等候進場,這大概也是因為上海人喜歡「軋鬧猛」(看熱鬧)吧。當時鐘敲過六時半,門口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人們也自覺地排成二個隊伍,正準備檢票入場時,突然有人朝前面擠推;此時此刻,人流真像崩潰了的河堤,如潮水般往前衝,我和表弟被夾在人流中不由自主地也衝進鐵門,眼見兩扇大鐵門已經扭曲變型。

正當我在人堆中像「夾心餅乾」,弄得六神無主時,前面七、八個人已被推撞倒地,不料我也被背後一股巨大推力,壓倒在地。在這緊張時刻,表弟拚命抓住我的手,大聲呼叫:「救命啊,救命啊!」說時遲,那時快,後面一個男子迅猛奮力擠上前來,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拚命把我從地面往上拉,並大聲吆喝:「快起來,快起來!」我也不知道哪來的牛勁,竟然從人堆中真的爬起來了,頃刻脫離險境,死裡逃生。

所幸,當年上海這件踩踏事件,一批人被壓倒在地上,生死一線間,竟能轉危為安,沒有發生任何傷亡,也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經歷這件事,我驗證了「人壓人,壓死人」這句話可不是兒戲。我觀看朝鮮歌劇「賣花姑娘」差點把命都豁出去了,至今仍惦記那位奮不顧身救我的男子,他果斷勇敢,令我終身難忘。

歌劇 電影院 平壤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