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他善良慷慨」 南加槍手室友:對案件震驚但不意外

股指跌勢難止 史指逼近熊市

東北家鄉滑冰車

今年立冬,東北家鄉下了第一場大雪,半月後的小雪節氣,家鄉又飄落第二場雪花。看著好友傳來雪景視頻,我的思緒徐徐回溯從前時光隧道,憶起了昔日在家鄉渾河冰面的快樂滑冰車往事。

俗語說「小雪封地,大雪封河」。但因家鄉地處長白山餘脈,是北部邊陲直抵中原的通道與風口,北疆大地的冷風寒氣長驅直入,率先受到衝擊的家鄉小河,小雪節氣一過,就被過路嚴寒雕刻成十餘米寬的冰面。

見此,我和奔婁瓦塊、鼻涕拉瞎、不知家境艱難困苦的小伙伴,穿著靰鞡鞋、戴著手悶子,提著各自設計製作的冰車,散兵游勇似的湧向小河冰面。冰車樣式多半古樸粗糙簡陋,全部由東北區域古老的爬犁沿襲而來:兩根方木條上,釘上兩根粗一點的鐵條,上面再固定上一塊小木板。  

此時的小河冰面,猶如一個散落的長條形沙盤,凹凸不平,裡出外進。我和伙伴一到這裡,便興高采烈爭先恐後坐上冰車,雙手雞啄米似地用力揮擲起鋼釬,助力各自的「冰上坐騎」向前啟程飛奔。然而,欲速則不達,疾馳的冰車或因冰面的障礙物,或因掌舵者的手忙腳亂弄錯航向;或因冰車之間的摩擦使然,不是自己轉軌翻車,就是和他人的冰車相撞。結果,兩伙追逐者,還有兩個緊跟其後、躲閃不及的伙伴滾在一起。最終,鬧劇的始作俑者們,如同完成一場特大戰役似的縱情開懷大笑。

三十年前,我三十有四,兒子年滿七歲。說來有趣,兒子一如我童年一樣,分外眷戀家鄉小河冰面,特別喜愛滑冰車。一個天空晴朗的大周日,兒子像一架小牽引機,拉扯忙於工作和生活的我,前往多年未探訪、未光顧的渾河冰面,昔日我與童年小伙伴一起玩耍、嬉鬧、追逐的娛樂場。

當地民眾小河流水似的湧到渾河冰面,開心忘情地觀賞遊玩、抒情寫意:白髮老翁與小孫子一同抽陀螺,中年人或父帶子或母攜女或一家三口打哧溜,青年人身著運動服腳踏冰刀快樂飛奔,少兒頑童仨一群、倆一伙在冰車上喜笑顏開。冰場兩側,烤地瓜、賣糖葫蘆、烤羊肉串的依次排列,氤氳升騰著一縷縷青煙、一團團熱氣,使歡騰的冰場愈加富有動感與活力。

跟隨兒子來到近前冰場,仔細一瞧,老闆竟是昔日老鄰居。老板笑呵呵坦言,開冰場已有三年,每年進入寒冬全家人一起上陣,清掃積雪打鑿冰洞,提河水澆冰場,開展出租冰刀、冰車服務,每天都掙個五、六十元。「爸爸,我滑冰車去了。」兒子一聲呼喊,乘上一架冰車匯入人聲沸騰的冰場。我抬頭搜尋兒子,一幅別致的風景映入眼簾:不遠處羊爬犁、狗爬犁、馬爬犁在渾河冰面往來穿梭,爬犁車上都插著醒目的小紅旗。

疾步追上兒子,乘上冰車,雙手用力揮擲冰叉。剎那間,冰車像一支離鉉箭簇,風馳電掣、掠過遊人,穿過界標,短短一分鐘就橫渡了渾河冰面。啊,在家鄉小河冰面滑冰車,讓我與兒子一起盡享了童年的歡樂與快慰。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