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州新冠確診連2天破萬 醫院超載危機再現

Omicron快速蔓延 南非染疫突破300萬例

錢包裡的心靈

三十多年前,我在天津一所普通中學做政教處主任。一天中午,一名中年女士來到辦公室,說昨天晚上錢包丟了,初一四班黃小磊今天早上撿到後交到派出所。她剛從派出所領回錢包,買了鋼筆和筆記本來表示感謝。我叫了一個學生,讓他把李老師和黃小磊喊來。

「是誰在校外惹禍了?」留著齊耳短髮的李老師進門就問。「你們黃小磊今天早上撿了個錢包送派出所去了。這位是失主。」女士站起來說:「我昨天晚上下班,就在附近公交站上汽車時丟的,裡邊有幾個證件,多虧黃小磊撿到了。這個同學……」她停頓了一下,「他各方面都不錯吧?」

「都挺好的,就是學習成績差,還總想得到表揚。我說你考試分數要是上來,天天表揚你。今天上午他早自習沒上,第一節課也遲到了,他可從沒遲到過,說起晚了,原來是送錢包去了。今天每個同學要交二十元文印費,他忘帶了,我們全班就差他一個。」張老師話剛說完,女士打開錢包,迅速拿出一張嶄新的二十元鈔票,說:「這有二十元,正好交文印費!」李老師趕緊攔著:「我把錢給他墊上了,剛才還跟他說了,這二十塊錢可不是白墊的,月考成績在班裡得給我提高兩名。」女士硬是放下那張二十元,邊快步往外走邊說:「這不是我的錢。」

黃小磊來了,我豎起大拇指。李老師笑著拍著他的肩膀:「人家失主剛走,感謝你來了。」「就在馬路邊草坪上撿的。我看裡面有身分證,就送派出所了。」我告訴他,人家買了鋼筆和筆記本,周一升旗時,讓他到台上來領,他眼睛都瞪大了。李老師說:「主任,給我們小磊評個文明學生吧?」「沒問題!」我把那二十元錢遞給黃小磊:「人家死活非要替你交文印費。」李老師一下子拿走那張二十元,並說:「是我把錢給他墊上的,這二十元是我的。還是新票,回家給我兒子留著。」

黃小磊臉色立馬刷白:「我說實話。我撿的錢包只有三個證件,一分錢也沒有,真的。我怕丟錢包的人著急,也怕警察懷疑我把錢拿走了,就把交文印費的二十塊錢放在錢包裡了,是我的壓歲錢。我也想過老師知道了肯定會表揚我。班長收錢怕有假票,每次都讓我們寫上名字。我用鉛筆寫的,就在背面右下角。看,就在這。我錯了,不該騙警察。」要不是他指著,真不好找,很細很小的三個鉛筆字:黃小磊。

上課鈴響了。李老師擦著黃小磊臉上的淚水,摟著他的肩膀說:「記著啊,你誰也沒有騙!你的心跟金子一樣!不就是想得到表揚嗎?咱有的是機會,我給你找!我還要告訴你,就憑今天這件事,你的學習成績絕對會大有進步。」

期末,黃小磊獲得了年級學習突出進步獎,被評為學校「希望之星」。我讓李老師就此寫了一篇教育敘事,在班主任工作研討會做主講。她介紹了幫助黃小磊提高成績的過程,最後說起這件事:「那張二十元,無法不讓我反思自己的教育理念。分數誠然很重要,但絕不是評價孩子的唯一標準。」

警察 教育 汽車

上一則

《小牙兒的奇遇》系列之一/小天使掉了一顆小牙

下一則

道別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