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捍衛戰士2」阿湯哥飛行夾克 再現中華民國國旗

中國移民管理局:沒剪綠卡 但不鼓勵個人出國旅遊探親

《老照片說故事》懷念妹夫歐鴻鍊

中華民國外交部前部長歐鴻鍊日前病逝,享壽八十一歲。(本報資料照片)
中華民國外交部前部長歐鴻鍊日前病逝,享壽八十一歲。(本報資料照片)

我親愛的大妹夫歐鴻鍊於二○二一年十月三○日在台北去世,安息主懷。我雖哀傷心碎,但想起他因病在加護病房熬了五十五天,受盡折磨;如今榮歸天家,對他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我和鴻鍊都畢業於政治大學,他比我低一屆,由於我大二起在聯合報兼職,半工半讀,在校時間不多,兩人從不相識。及至鴻鍊與大妹之媛結婚後,與他多年來互動,逐漸發現我們兩人背景相同,思想做人處世的人生觀相符,所以相處十分融洽。

尤其我倆都喜歡運動,他又特別鍾愛高爾夫球,大概是做外交官的必備條件吧。他對我說,外交工作十分繁忙,台灣的國際環境又較特殊,因此壓力極大,打高爾夫球不僅可以協助推動外交,更可抒解壓力,可說是一舉數得。我受到他的影響,也熱中打高爾夫球,他在我們洛杉磯的家中經常存放一套球桿,每次來訪一定要和眾多好友球敘,這也可說是他一生最大嗜好。

和他相處五十多年來,我和他比親兄弟還親,趣事無窮,特別提兩件和打高爾夫相關的往事,因為幾乎影響他的性命。

第一件事發生在一九九八年,時任外交部次長的鴻鍊,奉命出訪歐洲及中南美洲,行前身體已略有不適,但因行程早已排定不便更動,於是抱病出訪。經過一、兩周的旅途奔波與密集會議、訪問,他體力已感不支,在參加中美洲貝里斯總統就職典禮時當場昏倒,經急救逐漸恢復;他略事休息後便飛來美國邁阿密,計畫再休息一、兩天之後經洛杉磯返台。

當時我在世界日報洛杉磯社服務,有一天忽然接到駐洛杉磯經文處副處長令狐榮達的電話,表示歐次長正在邁阿密,預定明天抵洛,請他安排一場高爾夫球敘。他要我把時間空出來打球,我當即表示一定參加,不料當晚又接到辦事處緊急來電,表示歐次長身體不適要暫緩來洛,明天球敘也取消。

我事後才知道鴻鍊有點虛弱,為了出席次日球敘,乃請當時駐邁阿密辦事處的陳處長安排打點滴以增強體力。這在台灣本是普通的事,但在美國打點滴,必須先身體檢查並抽血;想不到鴻鍊的血液報告出來,肝指數高達一千九百(正常肝指數在四十以下),這下美國醫師緊張了,要求立即住院觀察,因為肝指數若達三千以上,會導致猛爆性肝炎,有生命危險。我想如果不是因為要打點滴而做血液檢查,鴻鍊若在第二天飛往洛杉磯途中發生意外,後果不堪設想。

之媛在台灣得到消息後心急如焚,遠隔重洋無計可施,與我商量後,決定由我飛往邁阿密了解情況;我要之媛在台北把家安頓好,再飛洛杉磯住小妹之嫺家等候進一步消息。鴻鍊在當地葉國鈞醫生的悉心治療下,病情趨穩,在邁阿密休息數日後飛往洛杉磯,與之媛會合並住在小妹家,繼續治療。

當時駐洛杉磯辦事處處長李宗儒也因肝病休養中,於是介紹為他治病的肝膽腸胃專科醫師賴嘉基,為鴻鍊作各項治療,一個多月後情況大有改善。鴻鍊終於在之媛陪同下返台,當他返抵桃園時,當時的外交部長胡志強親自接機,以慰勉鴻鍊抱病為國家拚外交的努力與付出。

另外一件事發生在二○○九年,鴻鍊因莫拉克颱風,為保護下屬而毅然堅辭外交部長的職務,為服務長達四十五年的外交工作畫下句點。退休之後,階同之媛來洛杉磯探親及旅遊,當地眾多好友為了歡迎他們夫婦,餐敘球敘每天排得滿檔。

當時駐洛台北經文處龔中誠處長特別安排一場球敘,我們這一組是鴻鍊、龔處長、我和辦事處一位年輕祕書。四人中以年富力強的祕書球技最佳,他開球時也許因為和長官打球有點緊張,竟然Miss Shot;可這一失手,球以高速飛出,不偏不倚擊中鴻鍊的右面頰。鴻鍊應聲倒地,滿臉鮮血,我正在他旁邊,立刻掏出手帕壓著傷口為他止血。

大家慌成一團,正想打九一一叫救護車送醫急救,這時我想起鴻鍊有位堂弟歐鴻仁,在洛杉磯是外科名醫;我當及聯絡他,他要我們立刻去他診所,為鴻鍊做緊急治療。

抵達診所後,他立刻為鴻鍊止血、縫合傷口並照X光。還好擊中的是右臉顴骨,醫師表示這個部位最堅硬,如果再往上或下幾公分,後果不堪設想。治療完畢貼上膠布返家,之媛看見鴻鍊臉上貼有膠布覺得奇怪,我們怕她擔心,謊稱是去做拉皮手術,她仍然不明白為什麼只做一邊?我們只好說拉皮手術要分兩次做,勉強搪塞過去。

鴻鍊雖然離我們而去,但他努力向上的精神、待人處世的誠懇、風趣幽默的談吐、不戀棧權位的風骨、對國對家的熱愛,在在讓我們以作為他的親屬而驕傲。

我和內子宗屏原擬返台送鴻鍊最後一程,但偏逢疫情又加上隔離,算算時間已趕不及,只好在美遙祭,再一次祝他一路走好,大家於天堂再續前緣。

洛杉磯 台灣 美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