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擔憂彭帥安危 WTA:將禁止在中國所有賽事

密州高中校園槍擊 15歲兇嫌面臨4項一級謀殺罪

尋訪往日的杭州

我童年在杭州度過,高中畢業後離開,六十多年來回去幾次,都是行色匆匆。前些年有機會在杭小住三個月,細細重尋故地。

記得當年西冷橋畔那塊百來米長的湖邊有蘇小小、武松、秋瑾和徐錫麟四位古代和近代名人墓。人們到此每每流連忘返,歷史的情懷使西湖的湖光山色更富有詩意。一千五百多年前的蘇小小雖淪落風塵,但是一介弱女子卻能鄙薄權勢、忠貞愛情,博得人們的稱道,與她相關的詩作與題詠也膾炙人口,受到人們的喜愛。

打虎英雄武松的墓離小小墓不遠,英雄、美人並眠湖畔,是遊人津津樂道的佳話。鑑湖女俠被害後在清廷高壓下幾無葬身之地,多年之後才與同時舉事的徐錫麟安葬在離岳墳不遠的湖邊, 與義士武松毗鄰。遊人到此緬懷先烈,讚賞他們的高風亮節,也為看到如此眾多才俊之士安眠天堂,覺得不虛杭州之行。

六○年代破四舊之風席捲全國,認為西湖不能被古人、死人所占。悄悄地,秋瑾和徐錫麟發配深山,武松和小小從大地上湮滅,西冷橋邊只留下空蕩蕩一片白地。彼時,數萬帶紅袖章的勇士晝夜圍困靈隱,必欲將那有一千七百多年歷史的古剎砸爛而後快。區區幾座墳頭又算得了什麼?

幾十年光陰彈指一揮間,時間終於蕩滌一切謬誤,理智又成為人們的嚮導。秋女俠首先被禮迎回到西冷橋邊,她的雕像如玉樹臨風,受人景仰。邁入二十一世紀,公正的歷史觀撥開迷霧,二○○四年,杭州市政當局決定重建武松和小小的墳墓。落成之後,遊人如潮,人們圍讀墓亭上的詩詞,都說還歷史本來面目才是好。

西湖北山路的遭遇和西冷四墓類似。這裡靠山面湖,風光優美,自古以來,達官貴人、名人雅士都在此營建私宅。尚存的老宅約有百處,如張靜江、孫傳芳、蔣經國、湯恩伯、楊虎城等人的公館;此外,史量才的秋水山莊、郁達夫的風雨茅廬、佛界居士的菩提精舍、湖州富商的孤雲草舍等,以及黃賓虹、林風眠、豐子愷等大批文化人的故居都匯集於此。近現代一百多年的風雲際會,許多都發生在這些老屋之中。

但是,近幾十年,這些富有歷史文化韻味的故宅大院都沒有得到保護,大部分占為他用,蓋叫天那間小小的燕南寄廬曾擠進去十七戶人家,郁達夫的故居長期用作派出所辦公;蔣介石的澄廬、哈同的別墅、茅以升的故居由於地段好,被開成咖啡館。

我在杭期間,曾從斷橋邊開始步行走過北山路,一窺大宅的境況,遙想它們昔日的輝煌。我看到建築工人正在整修這些老建築,準備向公眾開放。我想不久西湖將增添一大批文化景點,展現杭州深厚的歷史底蘊。

我小時候家住在開元路,離中山中路很近,去年我特地去看一看,發現它幾乎與我兒時所見相同,只是當時看來十分寬闊的街道現在感覺十分狹窄。這條街上的一些地段,如清河坊、羊壩頭、官巷口的歷史都可以遠溯千年前。馬可波羅記述,當時羊壩頭一帶外國人很多,羊與洋同音也。這裡的百年老店更是比比皆是,兒時印象中,王星記扇莊古樸典雅,再過去幾步,香風陣陣飄來,令人神清氣爽,原來孔鳳春香粉店就在跟前。

我一九四九年初中畢業時,配的第一副近視眼鏡就是在毛源昌配的,張小泉剪刀店更是滿街都是,都說自己是真正的張小泉。

現在市政當局對這條街非常慎重,小心保護,不許興建新樓。許多建築牆上都掛有保護的名牌,寫明原名稱和興建年代。建於一九一八年的浙江興業銀行大樓現在是工商銀行,仍然雍容華貴和氣派。

我為杭州高興,現代的發展和歷史的原貌兩者完美結合。但願以後不要因某個顯要人物的隻字片語就大毀大拆,須將尊重歷史放在第一位。

勇士 咖啡 蔣經國

上一則

想像中的中文課

下一則

顛覆心理治療領域 「認知療法之父」貝克百歲辭世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