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加密爾比達環球廣場警匪激烈槍戰 傷者滿身是血

預料美國點頭放行ETF交易 比特幣漲逾6萬美元

「衝線」的回想

太陽下山了,天空慢慢暗下來,從山坑草叢爬出來後,我們都鬆了口氣,白天躲在裡面的驚恐心情,隨著夜幕來臨,稍稍得以放鬆。

中午時候,搜山捉拿偷渡人員的氣氛令人神經繃緊,還好我們盡量爬入荊棘茅草、山坑石縫裡,那些搜山民兵不願走下來認真找,只在離我們頭頂十餘公尺的地方大聲喊叫,要躲在裡面的人自己出來,否則後果自負。其實他們也不確定是否有人藏在裡面,接著就將大塊石頭拋下來,幸好大家都藏得穩妥,否則被石塊砸到非同小可。

從地圖上看,我們身處地點是鹽田東部山腰,山下就是大鵬灣,只要走下去衝過國防公路就到海邊,對岸曲島吉澳村已屬香港地界;海面約寬四至五公里,以我們的體能及意志,應不算問題。

清楚記得這已是第七個晚上,從東莞謝崗出發,晝伏夜行一路到此,白天躲藏稱為「扎堆」,專挑原始山林無人地帶;遠處有人經過或有什麼聲響,都會提心吊膽,忐忑心情令人難以入眠,再悶熱難受也不敢隨意挪動,哪怕水已喝光,也須堅持到晚上才能解決困境。現在想起來,電影中的驚險情景真是全都體驗了。

那個時代偷渡,途中若被人發現上報就功虧一簣,晚間也要十分小心,村邊山道會有民兵把守,據說捉拿偷渡人員也算政治任務之一。食物方面,所帶的炒麵粉加油糖為主,睡眠嚴重不足加上精神恐懼不安,人基本食欲不振,幾天下來體重大減,能一路到達海邊不容易,不過由於心中嚮往,精神倒也能夠堅持。

已是行程最後一個白天,躲於山坑暗處的眾人都難掩興奮心情,只要沒有人聲出現,我都會盡量找尋角度,觀察海面情形及對岸風光;雖然緊張,也洋溢對未來的期待。

我在廣州長大,從沒到過香港,但從老一輩口中也大概有所了解,其實表面的宣傳只能短暫迷惑人的思想,時間肯定揭示真相,否則怎會用生命作賭注呢?誰都不知夜半海中有多少危險,大鵬灣有「鯊魚涌」之稱,想起來都害怕。

夜深了,陣陣山風吹過,早將白天炎熱吹散,大家都仰卧休息,低聲聊著到達香港後的願望;當小鬧鐘指到十時正,我們確定開始「衝線」。

山間不知名的蟲鳥鳴聲此起彼落,更添幾分恐懼,晚上涼風陣陣,但我感到精神緊張得有點暈眩,命運很快將做出結論。

我們一行三人慢慢順山勢而下,離國防公路不遠了,這是最危險的地段,血壓不知不覺升高,頭皮發麻;前面是一片矮松樹林,大家都在黑暗中摸索而行,多天的艱辛能否在這一刻獲得代價無可預計,只能祈求上蒼眷顧。唯有跨過公路進入海中,才有改變人生的可能,這是最後的「衝線」。

突然傳來幾聲低沉狗吠聲,空氣好像凝結了,一秒鐘後大家都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唯一反應拔足狂奔,只能賭一賭各自運氣;但只跑出十餘公尺,就伏於地上不敢再發出響聲,只希望黑夜中,幸運之神能助我避過搜索。

突然身邊響起狼狗的嚎叫,身上衣褲隨之被無情撕咬;被軍犬抬起前爪搭在肩頭時,我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人都懵了,頭暈腳軟不能自主。這種恐怖經歷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揮之不去,幸而解放軍及時趕到大聲喝止,軍犬才停止攻擊。驚魂稍定後,心中暗自悲嘆,一切結束了。

香港 偷渡 血壓

上一則

老譚隔牆送溫情

下一則

紀大偉酷兒小說「膜」英譯本出版 紐約公共圖書館線上暢談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