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銀預估:油價回落要等到2023年

佛奇:新冠疫苗補強針可混打 但建議避免

《老物件情懷》林先生和菽莊花園

林先生和林太太二十七年前送給筆者小女兒的禮物。
林先生和林太太二十七年前送給筆者小女兒的禮物。

前些日子讀到世界日報副刊凌珊女士的「南國夕陽紅」,提到泉州、晉江、福州、廈門,無不讓我倍感親切;這些地方有我的故鄉,有婆家,也有讀書及工作多年的地方,都有回憶和深深懷念。最懷念的應屬廈門,因為她是福建最美的城市,也是我度過人生最美好年華的地方。

「南國夕陽紅」對廈門的描寫,主要是鼓浪嶼和菽莊花園,正是讓我心生波瀾的地方。在廈門時,數次到鼓浪嶼和菽莊花園,不是跟同學或同事遊玩,就是為親友當導遊,令人流連的四十四橋、聽濤樓、枕流石、十二洞天……每個景點都留下難忘的記憶。那時料不到,有一天我們會有幸跟菽莊花園的後人林慰楨先生產生交集,並受到林先生夫婦的照顧。

菽莊花園的主人林爾嘉,字叔臧,從小生活在台北板橋林家花園,一八九五年因台灣割讓日本,跟隨全家內渡廈門鼓浪嶼。林爾嘉由於懷念台北故居,在鼓浪嶼仿造板橋別墅修建了一個花園,以他的字「叔臧」諧音「叔莊」命名,就是菽莊花園。

林慰楨是林爾嘉三子林鼎禮的公子,是林爾嘉的第二個孫子,一九一五年出生於鼓浪嶼,一九三三年考入南京金陵大學化學系,一九四二年獲加拿大麥基爾大學博士學位,任溫哥華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化學系教授。

加拿大一九七○年十月與中國建交,林慰楨次年四月便帶著夫人劉樹璋老師和女兒飛回上海;之後一家人回到故鄉廈門,在鼓浪嶼八角樓故居,見到林爾嘉留在大陸的三太太。林慰楨一九七六年應邀在福建物構所講學,林夫人和女兒也在福建師範大學分別教授生物化學和英語。

林先生對中國到UBC學習的留學生非常照顧,尤其是來自廈門大學的留學生,八○年代每個來自廈大的留學生,他都在家裡設宴招待。那種體貼照顧,對走出剛開放的國門,經歷中西文化碰撞的留學生們,特別溫暖和寶貴。每年聖誕節,林先生夫婦尤其忙碌,不僅要請留學生聚會吃飯,還有福建物構所的訪問學者家庭也要一一款待。每回聚會大家要幫忙收拾時,林先生夫婦堅持不要我們動手;他們說要之後再慢慢清洗,聚會是用來談天、欣賞音樂的。

林先生有老一輩學者的儒雅,又有閩南人的靦腆謙和,是非常平易近人的長者;聚會時他大多是安靜地微笑,看大家說話。林太太則風趣健談,有湖南人熱情直爽的性格。有一回他們從中國旅遊回溫哥華,請我們一幫人到他家聚會,聊一路上的見聞軼事,林太太講述遇到的熟人土法學英語的趣事,比如說THANK YOU,他一字一頓說「三,克,油」;說WIFE時用中文「外婦」標注,但說到「丈夫」的英語HUSBAND時,卻怎麼也說不清楚,急了就直接喊「就是老哈」。當我們笑得前仰後合時,林先生始終微笑看著林太太,眼裡充滿欣賞和愛意。

最讓我感念的是林先生夫婦的關心和照顧;二十七、八年前,生活還沒安定下來,我意外懷了第二胎,既是高齡產婦,醫生又不贊成墮胎,我非常惶恐。林先生夫婦不知道怎麼聽說了,親自驅車到我家,送來一份精美禮物和無微不至的關愛,讓我們非常感動,這份禮物我一直當作寶貴紀念品珍藏。

幾個月後,我們由於工作變動搬到多倫多,時間倉促,來不及親自跟林先生夫婦告別;幸好我們一直保持聯繫,每年聖誕節互寄卡片問候;有一年我們沒收到林先生寄來的聖誕卡,心中隱隱不安。果然,二○一○年夏,不幸消息傳來,林先生以九十五歲高齡駕鶴歸西,四年後林太太追隨而去。

前些日子讀到一篇文章,廈大客座教授汪毅夫給廈門鼓浪嶼戴了一頂「高貴」之冠,他說唯有鼓浪嶼配享「高貴」兩字,因為鼓浪嶼人追求高尚情操,高雅藝術和高深學問,林慰楨先生就是這樣的代表。

留學生 中國 聖誕節

上一則

夢想成真

下一則

芝加哥大火150年 「著火之城」展還原歷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