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看好減碳科技 蓋茲:此領域將出現8到10個特斯拉

「完整接種」定義將變?CDC:未來可能3劑才算

《老照片說故事》短而不凡的黃河路

一九八○年我為當時還是女友的妻子,在人民公園內以國際飯店作背景留下紀念。
一九八○年我為當時還是女友的妻子,在人民公園內以國際飯店作背景留下紀念。

黃河路是上海黃浦區一條短小精悍的馬路;南起南京西路,北到新閘路近蘇州河處,總長不過七百多米,等於四百米跑道的兩圈也不到;路面也只十來米寬,絕對算不上康莊大道。但它卻有不凡之處,坐擁一個名聞遐邇的著名地標,即與南京西路相交處、曾號稱遠東第一高樓的「國際飯店」。

黃河路原名派克路,英文就是公園路,所以國際飯店的英語一直叫公園旅館 (Park Hotel);它對面就是都市中的綠洲「人民公園」。此外,黃河路還有兩幢較有名的建築物,皆以中華第一大川長江命名,聽起來倒像是黃河和長江碰撞到一塊兒了。

國際飯店的豪華正門開在南京西路,但以黑色大理石作底部圍牆的西側,則完全坐落在黃河路,並幾乎延伸到後面一條叫鳳陽路的小馬路,那是我的誕生地。國際飯店地面二十二層,地下兩層,一九三四年建成後,一直雄踞上海乃至全國最高建築寶座;改革開放後,浦東一棟棟摩天樓拔地而起,國際飯店不得不拱手讓位。

儘管我們那時經常從國際飯店走過,卻從無機會、也無資格跨入,只能在門口看熱鬧;我們看到它氣派十足的旋轉門和黑色台階,還有那些戴白手套的門衛,還時常看到上海牌轎車在門口停下,下車的都是外國來賓;即便大冷冬天,女士們依然穿著裙子。

黃河路與南京西路交叉口的另一側是兒童用品商店,一幢只有三、四層樓的房子,活像小孩子趴伏在國際飯店腳下。當時一樓賣童衣及兒童日常用品,二樓以各種玩具為主,小時候我特別喜歡到兒童商店玩,看它中央擺放的橢圓形展台;上面是小火車軌道和模型,小火車能沿軌道轉彎,還能發出嗚嗚汽笛聲,看得我忘情入迷、不肯離開。

兒童商店的北面是「長江劇場」,由設計國際飯店的匈牙利設計師鄔達克設計,一九二三年建成開業,是上海最早的專業電影院。它起初叫卡爾登影戲院,一九五一年起更名長江劇場,改以戲劇演出為主。場地不算很大,近千個座位,但有包廂和花樓,內部裝修富麗堂皇,音響效果極佳,座位都是紫紅色絨布覆蓋的折疊椅,坐上去非常舒適。我清楚記得六○年代上海人民藝術劇院先後在此演出話劇「第二個春天」和「霓虹燈下的哨兵」,廣告畫板上繪製的海軍艦艇科研人員的形象,和南京路上好八連戰士持槍站崗的畫面鮮明突出。

不過印象最深的是一九七○年代上演的話劇「邊疆新苗」,由上海知名作家沙葉新編劇,歌頌一九六九年在黑龍江插隊時,為搶救兩根被山洪沖走的電線桿喪生的上海知青金訓華,把他樹立成奮不顧身保護國家財產的英模烈士。我看完演出深受感動,覺得內容緊湊、演員表情真摯、對話精采、燈光照明也亮麗;但從今天的眼光來衡量,到底是人命要緊還是電線桿值錢?當年對此類英雄事蹟的大肆渲染,暴露對生命的漠視。

黃河路上另一家以長江命名的建築物,是黃河路與鳳陽路交口的「長江公寓」,一九三五年建成,因鄰近卡爾登影戲院,也取名卡爾登公寓,五○年代初改為長江公寓。主樓八層高,米黃色外牆,間或幾戶人家有突出的陽台,還有落地窗門通向陽台,是當時上海少數有煤氣和衛生設備的高檔住宅;據記載,五○年代初,作家張愛玲曾在此居住,為黃河路留下一些文人雅士足跡。

長江劇場的北面是頗負盛名的百年餐飲店「功德林素食館」,供應的點心與菜式深為崇尚菩薩的老年人鍾愛,每年中秋節愈加忙碌,因為人們總會排隊買熱門的淨素月餅,常常要靠發牌子才能買到。那時祖母尚在,裹著小腳的老人家是虔誠的佛教徒,父親為了孝敬母親,時不時會差我去功德林買些熟小菜,也包括中秋節時去買素月餅。

黃河路與鳳陽路交口東側的「黃河製藥廠」也是老字號,一九二○年代建成投產,原名九福公司,生產人們熟悉的樂口福麥乳精,一九六一年發展成片劑專業生產廠。

黃河路雖以黃河命名,卻短小狹窄,似難體會「黃河之水天上來」的磅礡,然而它有獨特風味的老建築和人文歷史,是我津津樂道的道路。

劇場 電影院 旅館

上一則

量子物理之父

下一則

奧斯卡電影博物館 回顧宮崎駿特展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