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承諾都失守…拜登預算案恐「險勝」 不利期中選舉

台灣東北部6.5大地震「強度堪比921」北捷停駛

青辣椒炒牛肉

雲、貴、川、湘的菜餚少不了辣椒,只是各地的味蕾不同,有酸辣、香辣、麻辣、鮮辣。常和朋友聚餐,有幾位喜愛吃辣,總是會特別交代侍者切盤生辣椒放在一旁,看他們吃得津津有味也很想嘗一些,但又怕辣得受不了,只因小時候的情景讓我揮之不去。

我住在新竹的東大新村眷村,記憶中,小時候眷村的媽媽們常是十八般武藝精通,個個都很能幹;平日是一家炒菜幾家香,南北麵飯小吃無不俱全,過節時蒸粽子、做月餅、搓湯圓、蒸年糕,更少不了醃製香腸臘肉,及一些炸麻花零食等,應有盡有。

眷村的四川人較多,四川話也成了眷村的普通語言;想來好笑,有年去四川遊玩,回程時司機送我們去機場,邊開車邊講電話,但我聽不懂他講的四川話;便問:「你講的是四川話嗎?怎麼我一句都聽不懂。」原來四川國語與當地的四川話是有差別的,我這四川人既講不好四川話又不會吃辣椒,常被別人笑話說我是假的四川人。

當然,不會吃辣椒也得從小說起;記得很小的時候,母親做菜不怎麼放辣椒,逢年過節父親做剁椒魚頭會放少許紅辣椒,我們吃起來總是香噴噴,但僅限於此,我們家的辣味是淺辣型的。有天鄰居陳媽媽端來一盤青辣椒炒牛肉,讓正在吃飯的我們香味直撲鼻;那種香辣的勁味讓人愛不釋手,幾個孩子很快幾碗飯下肚,邊喊辣邊吃又喝水。

那盤又香又辣的青辣椒炒牛肉很快吃得盤底朝天,個個小臉上露出幸福的滿足感。平日就沒吃過那麼辣勁十足的辣椒,嘴裡的辣味一直停留在舌尖上,我一直喝水想把辣味減輕,但沒作用。

大約兩個多小時後,肚子痛得不得了,母親怎麼揉都不管用,看著我汗水一滴滴流下來,急忙帶著我去醫院,結果醫生診斷是急性腸炎,從此以後我們家就與辣椒絕緣了。

長大後我還是只能淺嘗辣味,自己雖然不怎麼吃,但老公與兒子對我的青辣椒炒牛肉還是讚不絕口。如今隨著年齡的增長,加上吃素多於吃葷,青辣椒炒牛肉就用甜椒炒豆腐代替,真正的青辣椒炒牛肉也走入我的盤中歷史了。

機場 小說

上一則

量子物理之父

下一則

奧斯卡電影博物館 回顧宮崎駿特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