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WSJ:台灣軍力能否與中國一戰?鮮少人這麼認為

紐約市今晚將出現強風豪雨 部分地區恐淹水

深秋瑣憶

臥房窗外山茱萸葉子已轉紅,很快就要夜來風葉鳴廊了;午夜夢迴,想起些民國四、五十年代(一九五○、一九六○)間成長時的零星舊事,雖無關宏旨,拉雜記下,也可反映我對那個時代的緬懷。

台北到了九月下旬,天氣有些凉意,總統府前這時也開始搭建閱兵台。我們有時放學,會不循南海路和現已消失在中正紀念堂兩個音樂廳下的上海路,轉信義路和仁愛路回家的老套;而是繞道重慶南路,看閱兵台建造情况。再由介壽路(現凱達格蘭大道)東行從景福門分道回家。

有天我和一個同學騎車回家時,發覺有個同學沒趕上來,我們轉到重慶南路時放慢等他,等騎過一女中門口,他都沒趕上來會合。第二天到校,就聽到他在嚷嚷:「昨天發現有兩個傢伙好無恥,放學繞去一女中看女生。」我們雖說早就知道他跟在後面,放慢是為了等他,但仍變成同學的笑話。

那時有同學想看雙十閱兵大典,可是當天很早就有層層交通管制,要想進入占到觀看的好位置非常困難;因為我家住信義路一段,已在管制内圈,從我家走路去很方便,省了不少關卡,有幾個同學就約好,前一天晚騎車到我家,擠在我的小房間吃零食、打橋牌、胡吹亂侃到天光,就去等看閱兵。

我懶,就在家補睡,他們中午回來,少不得要把威武軍容誇張描述一番;還記得有個同學,唯妙唯肖模仿老蔣總統浙江口音的「全國軍民同胞們……」演講,逗樂大家。

中秋節是秋天的重頭戲,我們一伙同學會附庸風雅到景點水源地賞月,其實是湊熱鬧看人;看到人家在河堤邊的蒙古烤肉店吃烤肉,有同學會說:「聞起來雖然香,也許吃起來並不見得好吃。」更喜歡看情侶們的卿卿我我,那時代國產片的情侶親熱鏡頭也不過是牽手而已,在實境有摟肩摟腰就相當火辣了。我們走過他們旁邊時,有同學就會誇張地邊搧自己邊說:「好熱呦!好熱呦!」雖是在取笑別人,其實是酸葡萄心理。

我家對一年三節並不重視,既沒有中秋拜月,也沒有特意去買月餅,朋友送來什麼就吃什麼。我們家院子不小,有很多大榕樹,在院子半蔭處放個大圓桌,我們夏天都在那吃晚飯,比在屋內涼爽舒適;有不易壞的剩菜,也常用一個大罩子扣在那過夜。

有一年朋友送了個超大豆沙月餅和一盆開得密密的白菊花,兩樣都是我喜歡的,於是早晨上學前,拂乾圓桌一角上的露水,切一大片月餅,就著綴滿露珠的菊花吃,成了我獨有的中秋絕美早餐。但那樣的早餐,也已是記憶中的絕響。

上一則

量子物理之父

下一則

奧斯卡電影博物館 回顧宮崎駿特展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