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承諾都失守…拜登預算案恐「險勝」 不利期中選舉

台灣東北部6.5大地震「強度堪比921」北捷停駛

不同的音樂

文革長大的我們這一代,當時所能聽到的音樂,多是老的蘇聯歌曲、八個樣板戲,或是革命歌曲;對於樣板戲完全可以倒背如流,革命歌曲至今記憶猶新,刻印在心靈深處,根本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別的音樂。

文革結束後,北京的工人體育館舉行了一場台灣校園歌曲演唱會,「外婆的澎湖灣」、「鄉間的小路」等,輕鬆歡快的歌曲讓我們耳目一新;原來世界上不光是歌頌革命的音樂,還有別的音樂和歌曲,可以用來表達情感和內心世界,琅琅上口,特別親切。

一九七九年上大學期間,省吃儉用買了一台「磚頭」錄音機,想用來學英語、聽音樂。舅舅後來知道我有錄音機,給了一盤錄音帶,說是阿波羅宇航員在太空航行時候聽的。剛開始只能自己戴著耳機聽,因為怕別人聽到,會檢舉我偷聽資本主義的靡靡之音。約翰史特勞斯一曲「藍色多瑙河」,讓我聽得如痴如醉,世界上居然還有這麼好聽的音樂,可以讓人忘卻煩惱。

從那以後,我開始尋找各種古典音樂的磁帶;每天最放鬆的時候就是聽音樂,從巴赫到貝多芬,從李斯特到莫扎特。古典音樂是我的最好休息放鬆,頭痛、緊張、焦慮、失眠,聽音樂是最好的療法;考試前聽一遍貝多芬,讓我記住教授的講課和教科書的內容,考出好成績。

一九八六年讀骨科博士第一年,從新聞聽到帕華洛蒂要到北京演出,激動不已,想盡辦法想找有關係的人弄到票。我那時雖然做骨科醫生,有些人脈,但職位都不夠高;最後花了近一個月的工資,僅搞到一張預演的票。當時看到帕華洛蒂走進場時,心臟快要跳出胸膛;帕華洛蒂坐在特製的椅子上,對樂隊和合唱團用義大利文指導。可惜那天大師沒有演唱,沒機會現場聆聽他的歌喉,不過八○年代的北京,能和大師在同一屋簷下,已經是榮幸不已,終生難忘。

三十多年前到洛杉磯,生活安定下來之後,開始去各種音樂會。從夏天的Hollywood Bowl到迪士尼音樂廳,從百老匯音樂劇到芭蕾舞,盡情享受各種音樂之美。每次去音樂會之前,都要讀一些表演曲目的歷史、作曲家故事和當時的社會環境,當聽到表演時,更能體會作曲家的靈感和作品魅力。在安德烈波伽利的音樂會上,一曲「Time To Say Goodbye」讓我熱淚盈眶、激動萬分。女兒當時十三歲,看到我們那麼喜歡這首歌,就在下個月我們結婚紀念日時,錄製這首歌的磁盤做為禮物。歌曲是百聽不厭,只是歌的名字做為結婚紀念有點彆扭。

每年夏天,加州交響樂團都有迪士尼音樂廳四到五場演出,而且是把古典音樂和現代音樂結合起來。最妙的是指揮家維克多維諾在每次音樂會之前一小時都有免費講座,講解即將表演的曲目;他的講解生動有趣,把歷史故事和作曲家的人物結合起來,妙語連珠,讓我們獲益良多。

回想起三十多年前,我們從一個封閉的國度到一個完全開放的自由世界,音樂豐富我們日常生活,品嘗到生活的樂趣和快樂。

北京 迪士尼 義大利

上一則

成語故事

下一則

吳建民接手華美銀行29年 資產6億到600億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