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大校長管中閔2023年1月卸任 不續任理由曝光

知青歲月怕井記

閱讀上下古今版刊文「我經歷過的老井」後,立時想起下鄉插隊時,三次接觸鄉村大井,進而產生厭煩懼怕之往事。

第一次接觸鄉村大井,是下鄉插隊第一年;受生產隊和知青點長委派,我和七名男知青到十公里外的公社修補公路。我們頭頂金秋艷陽,踏著鄉級土道,行走一半路程時,個個口乾舌燥,身累體乏;眾人連忙到路邊一村莊的大井旁,用各自攜帶的水杯茶缸,舀出清涼的井水,咕咚咕咚猛灌一通。

井水下肚潤腸,一股涼爽立時從脖腔涼到腳跟,跟著周身冒出細微汗珠,好爽啊!不料,一名知青突然大叫:「井裡有蛤蟆!」眾人一起上前觀瞧,眼尖的繼明又大嚷:「還有小長蟲!」一條半尺多長的花蛇,正在蛤蟆中間悠哉游逛。我心裡立馬又灌進一股涼意,打了個寒顫:「這井水能喝嗎?」從此,一見大井,我便有了反胃感覺。

第二次靠近鄉村大井,是當年的初冬;生產隊讓一位老知青帶隊,率我們二十多位新知青到相鄰的磚台村修水庫。可巧這位老知青張哥在城裡與我家同住一條小街,出於鄰里的關心與照顧,老知青一到目的地,就讓我留在知青伙房幫著挑水打雜。

我第一次挑著水桶到村裡大井旁,心中陡生涼意;只見大井四周結了厚厚一層冰,井內上沿也掛著一圈冰渣,望見近兩米深的井水,眼前不由得浮現出第一次看到大井裡蛤蟆和長蟲的景象。

我費心把公用小水桶一次次翻扣扔進井裡,又一次次舀上水、拽上來倒入大水桶;當彎下腰挑起水桶往回剛走兩步,右腳一滑跌坐井沿旁,水桶跟著歪倒,水灑了一地。我連忙爬起把水桶扶正,但腳上的鞋襪及褲腳已被灑出的井水浸濕。

我懊惱地挑著小半桶水回到伙房,小聲向老知青吐露心聲:「謝謝大哥的關愛照顧,可我實在挑不好水桶,還是讓我到工地上幹活吧。」張哥輕輕搖頭歎息一聲:「好吧。」當天下午,我便隨眾知青伙伴到水庫工地打眼放炮崩山石,揮鍬推車運沙土了。

第三次看見的是鄉村打井,更感覺害怕。那是第二年初夏,村裡一戶佟姓人家在自家院內打水井,好多村民都去幫工,其中還有幾位新老知青。是時,我和小隊社員在南山坡撬山石,從山頂往下看,但見半里地外的佟家院落人頭攢動,幫工人員輪番下到井裡挖掘,運出的黃土在院門前堆成了小山。

那天午後,大井挖到五米多深、臨近地下水位時,村裡有名愛說笑的中年漢子趙樂呵下到井裡裝運黃土。沒想到井口突然坍方,半個小院地面瞬間塌陷;當人們再度挖掘運土,把趙樂呵拽拉出來時,他的頭部七孔已灌滿沙土,停止呼吸。打井坍方壓死人的事很快傳遍村莊、公社及縣裡;我們聞聽,提前收工到現場,看到趙樂呵的妻子及兩個孩子,對著蓋白布的遺體嚶嚶哭泣。後來,佟家的井不打了,挖出的黃土重新填回,並多方籌集,賠了趙樂呵妻兒一大筆錢。

這起事件讓我心裡又結了一層痂,對鄉村大井更懼怕。時至今日,偶遇大井,我周身仍莫名起一層雞皮疙瘩。

上一則

給家人的信

下一則

中年心事(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