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承諾都失守…拜登預算案恐「險勝」 不利期中選舉

台灣東北部6.5大地震「強度堪比921」北捷停駛

杭州砸米店風潮

解放前,米店和豆腐店、醬園店一樣,門面不大,就做附近住戶的生意;店裡陳設很簡單,有的牆上掛著「民以食為天」或「五穀豐登」的匾額。店裡經銷大米、麵粉、掛麵和一些雜糧,都放在櫃台外靠牆的一側,盛放在麻袋或籮筐裡,旁邊放著升、斗、秤等量具,都按當時的計量法計算;十六兩為一斤,一升是一斤八兩,一斗是十五斤十兩,一石是一百五十六斤。顧客大部分是附近居民,米缸見底了才提個布袋來買上幾升,有拉黃包車的等到下工,順便用舊氈帽裝上點米帶回去,都是「升斗小民」。米店的米來自城裡的十幾家米廠,米店一次會向米廠要十擔米,過上三、五天賣完,米廠會派人來收帳。

當時內戰的戰火遍地,大批難民由蘇北逃到杭州,他們用擔籠挑著兒女,有的用獨輪車推著破爛的包袱。舊藩署一帶有塊比足球場還大的空地,聽說是多年前火災燒毀了大片民房的遺跡,難民就在那裡用紙板箱搭起棲身的一個個小窩棚。我上下學都要路過那裡,目睹他們的艱苦生活;大人出去撿破爛、拉板車、踏三輪,有的年輕女性塗脂抹粉去舞廳伴舞,小孩子赤身裸體在棚間跑來跑去。

那時紙幣貶值,物價暴漲,很多工人、城鎮貧民無隔夜之糧,經常處於饑餓和半饑餓狀態;特別到了冬天,天寒地凍,報紙上經常見到「路有凍死骨」的黑字大標題。

由於內戰影響,全國的糧食生產受到很大影響,糧價日日上漲, 糧食的投機活動也就愈發猖獗,糧店經常大門緊閉,掛出一塊木頭牌子寫著「米已售完」,出現無米可買的局面。一般貧苦居民,特別是一些無隔夜之糧的貧民面臨著隨時斷炊的嚴重威脅;廣大群眾對政府和投機糧商日益憤怒,為要飯吃,為求活命,饑餓的人民被迫聚眾搶砸米店。

我當時在杭州上二年級,一天下午同學們說,市裡的米店被砸了;放學後我們一窩蜂地向清河坊跑去。在竹齋街和中山中路連接處有一家米店,只見米店外面圍著一大堆觀望的市民,幾個警察站在一旁無所事事;米店大門東倒西歪,老闆和店員怕被打,都跑光了,門口、路上到處是掉下的米粒。

我們幾個同學進店裡看看,店堂的桌椅東倒西歪,算盤、帳本丟到地上;店堂後面庫房裡裝米的麻袋一直堆到天花板,有的被撕開,地上到處是一灘灘的米粒。此景可見米的存貨很多,老闆硬說米賣完了,其實是想等漲價了多賺些錢。

搶米風潮起來後,警察開槍都管不住瘋狂的市民;據第二天的報紙報導,有幾十家米店遭劫,米店損失嚴重,混亂中有人被踏死,有人被警察逮捕。接著政府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對米限價,每人限購二升,老百姓都知道這些都是官樣文章,不起什麼作用。

國家經濟處於這種困難境地,之後時任總統蔣介石的兒子蔣經國,於一九四八年在上海展開「打虎」運動,一時狂飆突起,管制有力,抓起了一些大奸商,報紙上很熱鬧,引起全國注目,似乎整治有望。但是他只是用口號、槍桿子和「打老虎」,短期強制性地壓住了物價的上漲,找到個別奸商的庫房,就把囤積的物資按平價發售,得到市民的讚許,但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隨後他碰到官僚集團內部的對抗,「打虎」運動不了了之,蔣經國被迫下台,全國的物價就更瘋狂地上漲,經濟更加一團糟。

在這樣的形勢下,當時社會上流唱一首歌曲「你這個壞東西」,歌詞說:「你,你,你,你這個壞東西,市面上日常用品不夠用,你一大批、一大批囤積在家裡;只管你發財肥自己,別人的痛苦你是不管的,你這個壞東西!你這個壞東西!」老百姓哼著這個歌覺得很解恨。

警察 蔣經國 足球

上一則

諾貝爾文學獎/古納作品展現主角堅韌 但多半悲劇

下一則

如果我有手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