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今晚將出現強風豪雨 部分地區恐淹水

美國脫口秀專題談台灣 主持人幽默解釋台海緊張

軍人節和忠靈塔

中華民國為緬懷國軍先烈的犧牲奉獻精神,位於南台灣的第四作戰區,於九月三日軍人節上午,在高雄市澄清湖畔的國軍忠靈塔舉辦秋祭儀式。不料儀式中竟然未唱國歌,且在二十分鐘內即草草將儀式結束,遭到在場數十名國軍遺族抗議糾正,主祭官第四作戰區的中將指揮官隨即道歉,重新進行儀式並演奏國歌。這次軍方的不當之舉,讓向來低調的國軍忠靈塔躍上了新聞的版面。

九三軍人節是紀念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日本政府代表登上停泊於日本東京灣內的美國密蘇里號戰艦呈遞降書,宣告無條件投降。當時中華民國代表團團長徐永昌陸軍上將,也在降書上簽字確認,見證全體軍民同胞八年浴血苦戰換得「慘勝」的歷史時刻,稍後國防部將九月三日訂為「軍人節」。而中華民國政府遷台後,在台北劍潭地區設立台北圓山國民革命忠烈祠,作為中樞崇祀國殤的處所;中央政府官員每年在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和九月三日軍人節,均會前往舉行公祭,是為春祭和秋祭。

一九五四年,聯合勤務總司令部在南台灣高雄郊區的澄清湖畔興建了一座仿北方宮殿式的單層建築,作為存放國軍將士靈位和骨灰,是為國軍忠靈塔。從此國軍忠靈塔成為南部一年兩祭致敬的主要地點。

外祖父自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的烽火點燃後,以二十六歲之齡投筆從戎,離開了湖南省汨羅中學教席的穩定生活,考入黃埔軍校十四期受訓,畢業後並編入第四十四獨立炮兵團參加對日作戰。抗戰勝利後,外公又由海南島輾轉到台,一九五一年逝於花蓮空軍防空學校主任任內。在澄清湖國軍忠靈塔建成後,外祖父骨灰遷入國軍忠靈塔內。

進入國軍忠靈塔建築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正中央一座國軍烈士的共同牌位,左右兩側的內門直通烈士們的塔位。每一排的塔位是以「慎天」、「慎地」來劃分,外公的安息之處為「慎地四十」,在該處水泥方格內的木匣子正面有外公的戎裝照、姓名、軍銜、生卒年月日和籍貫。我們一般會將木匣子暫時請出,在外面的香爐旁燒紙錢,焚香膜拜,再將外公的木匣子請回。

有一回,我看到一位五、六十歲,退伍老兵模樣的老伯,將老戰友的木匣子搬出並打開,把裡面的瓷質骨灰壇取出,邊上還準備了兩杯小酒,以鄉音訴衷曲,在陰陽兩隔的世界把酒對話,看來令人深感悲涼。

有次外婆和我們同行,她說在一九五○和六○年代,國軍忠靈塔建成之初,來祭拜的遺族們大多是少妻幼子,令人心酸,所以外婆極不願造訪。七○年代中葉後,這些烈士第二代的孤雛都已成人,且開始有了第三代的孫輩,外婆方得以用平常心看待,隨我們一家來向外祖父致意的次數才增多了。

此處尚值得一提的是,國軍忠靈塔外牆側邊有一塊勒石,記述國軍忠靈塔的營建始末,落款是「聯勤總司令同中將黃仁霖」。黃仁霖將軍是文人出身,獲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碩士學位後,返國加入蔣夫人領導的「勵志社」。抗戰中期,陳納德將軍在大西南籌組「美國空軍志願隊」,即「飛虎隊」,協助抗擊日寇戰鬥機,黃仁霖將軍即是負責這些美國雇傭兵的生活補給。他在一九五○年六月韓戰爆發後,又奉命接掌聯勤總司令部,作為對美國政府溝通的窗口,積極處理美援,也表現得可圈可點。只是他沒有軍事院校的歷練,升遷在當年派系林立的國軍中招致不少反對聲音,所以只落得「同中將」之銜,這塊勒石也記錄了這段小插曲 。

美國 台灣 日本

上一則

難抵垃圾食物

下一則

長髮為誰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