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脫口真心話?連說兩個YES「美國必保衛台灣」

亞歷鮑德溫「誤殺」非首例 李小龍兒子也是命喪片場

不屈服命運的二姨(上)

我第一次見到二姨是一九四七年,在北京外公家。她像旋風一樣出現在我們面前,穿著時髦的大衣,脖上圍著極好看的圍巾;我傻傻盯著她的圍巾看,她拿出幾塊巧克力,分給我們幾個孩子。她的女兒、我的表姐,正躲在睡房,死也不肯見她。

十二歲的表姐是外公外婆從小帶大的,她的媽媽忽然從瑞士回來,要把她帶去瑞士,她怎麼可能高興呢?媽媽對她來說是完全陌生的女人。我也傷心,二姨馬上就要把漂亮聰明的表姐帶走,玩伴沒有了,以後日子不好過啊。沒多久,父親也從美國回來,把我們匆匆接到台灣。中學時,我聽大人說,二姨帶著三個孩子回到中國,她的丈夫、德國有名的指揮蕭賢並沒同行。懂事後,才點點滴滴知道了二姨的故事。

二姨年輕時選擇讀音樂,受到她二叔蕭友梅的鼔勵,中學畢業就考進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她在學校總是名列前茅,鋼琴彈得好,但並不想做一名鋼琴家,所以攻讀作曲。那時她和青梅竹馬的鄰居錢君成了男女朋友,剛畢業,兩人就自作主張取了結婚證書,並沒徵求雙方家長同意。外公氣壞了,正想大發雷霆,但看看已成女婿的錢君,謙謙君子,一表人材,和女兒很登對;外公嚥下氣話,接受了這位女婿。

二姨快畢業時,曾寫信去比利時皇家音樂學院申請念硏究院,沒想到才結婚沒多久,入學許可外加奬學金的通知就來了,她好高興。剛結婚沒多久的錢君雖然不捨她去,卻也知這是時下的潮流,大學畢業,很多人出國深造,怎能阻擋?他大方說:「妳去吧,兩年學成一定要回來,我可以等。」

二十一歲的二姨,大大的眼睛,甜甜的笑容,略圓的臉,細緻的皮膚,一眼望去,十足搪瓷娃娃,任誰都會多看兩眼。當她提著行李登機離開時,父母和錢君都捨不得地招著手,「快去快回」。

進了布魯塞爾的比利時皇家音樂學院,走在同學當中,她感到自己的嬌小,東方女生更是鳯毛麟角,惹人注目。她主修作曲,和作曲有關的課選完後還欠一門課,一名學長建議選蕭賢教授的指揮課,「他是德國人,教得真好」,二姨就選了指揮課。第一天走進課堂,發現自己是指揮課唯一的女生,還是唯一一頭黑髪的學生;蕭賢教授看到怯生生的她,忙著招呼她進來,坐在第一排。

蕭賢教授以指揮貝多芬音樂成名,二姨並不知,只覺他講課入木三分,講到要指揮哪位音樂家的曲目,一定要聽了又聽,十遍二十遍,完全融入了才能指揮。上課之外,他也安排學生去交響樂廳聽自己指揮;第二天上課要學生發表感想,許多學生都大膽說出自己的想法,只有二姨安靜坐著。

蕭賢教授終於把這學生找到辦公室,鼔勵她表達意見;一對一時,二姨居然侃侃而談,細聲細氣、慢條斯理、結結巴巴,用有限的比利時語說出自己的想法。蕭賢教授邊聽邊盯著她看,不知不覺迷上了這可愛的東方女學生,太太剛去世沒多久,教授空虛的心一下子就被二姨填補了。

二姨也沒設防線地讓心儀的指揮教授進入心扉,沒多久,整個學校都知道教授愛上了一名中國女學生。又沒多久,二姨發現自己懷孕了,在那個保守的年代,這事無論在西方或東方都不妙。蕭賢教授說一定要娶她,但二姨有丈夫,惟有離婚,只是如何開口?懷孕七個月時,二姨挺著肚子獨自回國,她拒絕蕭賢陪同,因為不知前景會如何混亂,只能看著辦。

這回外公快氣瘋了,拍桌大駡:「妳給我滾出去,我不要妳這女兒。」心軟的外婆安撫了一臉驚慌的女兒和快中風的外公。「離婚,別無選擇,孫女生下,我幫妳帶,妳仍回去念書。」外婆說。同錢君賠百個不是,錢君黯然神傷,接受了事實。生下表姐沒多久,二姨又回到比利時讀書,也嫁給了蕭賢教授。

➤➤➤不屈服命運的二姨(下)

北京 皇家 中國

上一則

難抵垃圾食物

下一則

長髮為誰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