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看好減碳科技 蓋茲:此領域將出現8到10個特斯拉

「完整接種」定義將變?CDC:未來可能3劑才算

農民籃球隊

作為洛杉磯湖人隊的死忠球迷,二○二○年看到紫金王朝重回NBA冠軍寶座,激動不已,也回想起我對籃球的緣分和喜愛。

一九七二年,我十六歲在北京郊區大興縣插隊知青務農;農活十分辛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城裡來的年輕人精力旺盛,又不用讀書學習,收工後還想幹點什麼。村裡有二十九個知青,其中十八個男生,一米八以上的有三個;大家都想打籃球,可是當時的農村不用說籃球場,較平整的地方只有場院,就是曬稻米麥子的地方,更沒有籃球架和框。和村裡領導要求,回答是沒有錢,最好的結果就是可以用場院當球場,農閒時可打球,「籃球架框和球你們自己解決」。

於是知青們群策群力,各想門路。一個知青的母親在城裡廢品收購站工作,可以便宜買到建築工地廢棄的腳手架鋼管。我和另一個知青利用春節休假期間,借了一輛平板三輪車,載著鋼管到工廠,請師傅把鋼管焊接成籃球架和球框。春節時的北京寒風刺骨,我們兩個人交替騎著三輪車,五個小時騎四十公里回到村裡,其中有四公里是土路,兩個人累得倒在土炕上睡了十幾個小時。

村裡的木匠把楊樹幹鋸成兩寸厚、一尺寬、五尺長的木板;再將四塊木板拼成籃板,裝上用廢棄鋼筋做成的籃框,籃網是想都不敢想。籃球架完成了,可是買不起籃球;當時知青第一年每人每月有八元飯費,大家一致同意從飯費裡擠出十五元來買籃球。

有了籃球,大大地豐富了我們的生活。收工後已經天黑了,只要有月亮,我們就去投球。北京的冬天天寒地凍不用出工,我們可以在球場上奔跑,互相比試,罰球線投籃、二對二、三對三。十幾個男生組成幾個小組,每周比賽看誰能得冠軍;有兩個男生原來是中學校隊的,我們這些湊數的人都喜歡和他們成一組,贏的機會高多了。

一年後,北師大體育系的老師和學生到村裡支農,領隊是當時北京赫赫有名的籃球教練龔先生;我們知青們不知天高地厚,向龔先生的球隊挑戰。體育系的學生雖然不是籃球專業,然而他們的身體素質、營養供給、組織能力和我們不是一個檔次的。和體育系學生們一起訓練了幾次,龔先生給我們的指導讓我們茅塞頓開;比如二三聯防、全場緊逼、帶球突破、阻擋犯規等,各種各樣的戰術讓我們眼花撩亂,原來打籃球還有這麼多的學問。和體育系學生的比賽當然是一邊倒,他們以大比分獲勝。

我當時也有一米八,但體重只有五十二公斤,典型的竹竿身材,球技也是初學,和大家一起練球,就是為了忘記一天農活的勞累;和鄰村打比賽的時候,我總是坐在板凳結尾最後一個位置。

幾個月以後接到縣裡通知,要舉行農民籃球賽,就是以自然村為單位,村民組成球隊;初賽打八場,積分最高的八個隊到縣裡複賽爭冠軍。那時村裡有一個退伍軍人大李回鄉務農,他人高馬大,肩膀很寬,身高一米八五,體重一百多公斤,理想的中鋒身材;只是他從來沒有打過球,我們就和他一起練習,大李進步很快,站在籃下像一尊鐵塔,是我們防守的利器。

縣裡聯賽初賽我們村隊七勝一負,小組積分第一,那個成績讓我們高興得不知所措,激動萬分。球隊準備去縣城複賽,一行人乘著村裡的拖拉機顛簸了三十公里到了縣城,住進縣府招待所。吃飯饅頭米飯不限量,菜裡還有肉,那些日子著實讓我們享受了一陣子。

複賽的八個隊人才濟濟,我們打得很艱苦,終於通過前兩輪進入冠軍賽。決賽的對手也是以知青為主的田村隊,他們的隊員有幾個是我們原來中學聯賽的對手學校學生,沒想到在農民聯賽又成對手。我們那兩個原校隊的主力更是磨刀霍霍,只想奪冠。

整場比賽你來我往,高潮迭起,主力陣容更是超常發揮。下半時還剩三十秒,比分是五三比五三打平;大李防守中搶到籃板,一記長傳給在前場的前鋒小王,上籃得分,我們隊五五比五三領先。還有十二秒,對方主力運球過半場後急停跳投,絕殺未中,當時我的心臟都快跳出胸膛。大家歡呼著,跳躍著,分享來之不易的勝利。

一年多以前連籃球場都沒有的村落,苦中作樂,居然能夠贏得縣聯賽的冠軍,心裡真的很開心。最實惠的是縣招待所慶祝聯賽結束,晚飯招待有紅燒肉,讓我們吃得和贏得冠軍一樣高興。

湖人隊重贏冠軍固然讓我們球迷欣喜若狂,但和當時自己的球隊贏得冠軍的心情,還是沒法比的。每次想起當時的情景,至今仍舊興奮不已。

北京 湖人 洛杉磯

上一則

夢家園系列之一/猴子找新家

下一則

不讓眼淚掉下來(二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