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BI突擊搜索俄羅斯富豪華盛頓和紐約豪宅

北韓發射彈道飛彈 美指「區域威脅」持續呼籲對話

我曾當過路人乙

所謂路人乙,通常指的是影視中不起眼的角色,也就是跑龍套的;在現實社會裡,就是等閒之輩,在我一生中,曾多次充當過路人乙。

上世紀抗戰時期在陪都重慶時,為鼓舞士氣,各界都有愛國話劇活動,我就讀的小學亦然。當時我大約八歲,因為調皮又鬼靈精怪,編導「茶館」一劇的唐老師給我擔任兩個角色,一是主角,一個橫行霸道,滿口「八個啞奴」的日本兵;另一個角色,就是哈腰逢迎的沖茶店小二。長達四十分鐘的劇情裡,這個小二像個啞巴,亮相只不過三、四次,這就是我第一次充當路人乙。

台灣時,眷村裡有一個頗具規模的戲台,主要表演項目是京劇,團長朱道友伯伯是我家的鄰居,他聽我常在家吊嗓子,想收我為徒,父親因重視讀書而婉拒。

有一回,演員突然生病的緊急情況下,我被朱伯伯拉去跑龍套,至今記憶猶新。鑼鼓一響,我雙手執著大旗尾隨三位老資格的龍套魚貫出場,因我個子矮人一大截,引起台下一陣爆笑,這龍套之外的龍套,當然也是路人乙了。

數年前某個炎炎夏日,我在洛杉磯乘坐銀海號郵輪去南極尋奇,途經墨西哥的渡假盛地普爾托瓦拉塔;到一個海邊,遠遠看到一座半裸的美人魚大理石雕像,一時興奮奔去。因為雕像逼真可愛,我忘了分寸,唐突地用右手摟著她的腰,臉頰貼在她的酥胸旁,同時伸臂向空引吭高歌。

因為身在墨西哥,我唱的是該國懷舊老歌「深深的吻」(Besame Mucho) ,才唱到第四句:「我好怕今夜之後就會失去你」,就有人用西班牙語大呼:「朋友!你……真聰明而且好棒啊!」

原來有一個約二十餘人的電影團隊在樹蔭下休息,向我喝采的想必是導演,在他委婉的徵詢下,我答應充當他劇本之外的路人乙。十多分鐘的取鏡結束,因為我當時的行頭滿體面的,淺藍夏威夷衫、筆挺白長褲、光亮黃皮鞋,他覺得十分滿意,立即要他助理給我一疊墨鈔。我禮貌地順口遛了一句西班牙話:「非常感謝,先生!」但搖手婉謝了,並且表示引以為榮。

當時我家住在距洛杉磯西邊不遠的西柯威納,公寓裡的副經理是五十開外的墨西哥婦人。有天我前去洽事,她笑嘻嘻向我豎大姆指,用英語說,在一部最近上映的墨西哥新片裡看到我了;我開門離開時,她在背後又補上一句:「你可真夠調皮的!」出乎我意料的是,從此公寓裡的所有墨西哥人遇到我,都向我親切點頭。

其實,路人乙就好比紅花綠葉旁邊、捲曲如鬚的藤蔓,常春於自然界,就連畫家,料想也不會忽略這末了的一勾一筆。

墨西哥 洛杉磯 台灣

上一則

值得回味的旅遊

下一則

楊元寧拿起畫筆擁抱自己 找到回家的路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