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蘋果秋季發表會 新品亮點一次看

故前國務卿鮑爾因波灣戰爭家喻戶曉 一度有望選總統

兩張月餅券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節,無論華人超市還是「好事多」(Costco),都早早擺上了月餅;望著貨架上琳瑯滿目的各式月餅,我的眼光習慣性在月餅盒上掃來掃去,看看有沒有香港榮華月餅,這個習慣源於我曾經得到的兩張月餅禮券。

那是二十五年前的八月底,我從溫哥華搬到多倫多的第二個中秋節前夕,接到一封從香港寄來的信;我狐疑地打開,裡頭竟掉出兩張精美的月餅券。我連忙抽出厚厚的信紙,飛快地讀了一遍,原來是失去聯繫二十多年、中學時最要好的同學來信;她在信裡告訴我,她在香港打拚二十多年,從擺地攤賣低檔衣服起家,到自己開高檔服裝店,終於發家致富。然後聯合其他鄉親,回鄉修路建碼頭,期間輾轉託人打聽到我在加拿大的信息,返港後,就在香港榮華餅店買了兩張可以在多倫多分店取貨的月餅禮券寄給我。

握著那兩張月餅券,彷彿捧著濃濃的情,眼前晃動的不是兩盒月餅,而是兩個青春少女勾肩搭背的身影。

那時候我剛搬到多倫多,對城市的環境還很陌生,根本不知道榮華月餅分店在哪;幸虧朋友幫我查到地址,並帶我去餅屋才能拿到月餅。看著手上兩盒名牌蛋黃蓮蓉月餅,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富裕,以前在溫哥華,我們都是幾家窮留學生約好,中秋節過後到唐人街的奇華餅店買半價月餅分食。

我把其中一盒月餅送給朋友,另一盒按照在廈門過中秋節的博餅習俗,改造成一會廈門月餅,然後請了兩個單身朋友到家裡玩博餅過中秋。

廈門的中秋月餅不以盒計,而叫「會」,不說「一盒月餅」叫「一會月餅」。廣式月餅一般都是四個一盒,廈門月餅一會裡頭大大小小共六十三個,按照中國的科舉制度命名,從狀元到秀才分六個等級;如:狀元,對堂(榜眼),三紅(探花),四進(進士),二舉(舉人),一秀(秀才)。博餅也叫博狀元,狀元餅只有一個,個頭大如皎潔的明月,以下每個級別餅的數量以雙倍遞增,個頭遞減。如榜眼兩個,探花四個,到了秀才是三十二個,個數最多,個頭最小。

玩博餅遊戲,是用六粒骰子投擲到大瓷碗裡,看骰子的點數和顏色組合決定勝負。投到一個紅四點就是一秀,可以得到一個最小的餅;如果六粒骰子都是紅色且點數相同,就是博到狀元級組合。接下來是四個紅四點加兩個紅一點,叫狀元插金花,如果不只一人博到狀元級組合,就點數高的勝出。

博到狀元餅的人運氣最好,但有點口惠實不至,必須在遊戲結束後和所有的人分著吃,讓大家都沾上好運,其餘各人博到什麼就帶回家。

中秋節來臨前,廈門街頭巷尾到處響著骰子擲進碗裡的響聲,熱鬧非凡;八十年代初博餅有點變味,有些營利好的工廠把狀元餅換成電視機、錄音機,獲利一般的也有電飯煲,最不濟的用一隻烤鴨充數。這股風颳到我們學校時,遇到「清污」(清理資產階級思想污染),所以很快被剎住,各級負責採購和博餅的工會組長鬆了一口氣。

我一邊回憶在廈門博餅的美好時光,一邊改造我的榮華月餅;從四個月餅中拿出一個當狀元,第二個一分為二做榜眼,第三個分四做探花,第四個切成八塊當進士,然後湊上餅乾當舉人,花生做秀才,大家居然博得有聲有色,吃得有滋有味。

因了同學那兩盒榮華月餅,那個中秋節過得特別滋潤和愜意,二十五年來始終念念不忘。香港距多倫多一萬兩千多公里,老同學月餅萬里寄相思,我只能托明月送祝福。

香港 華人超市 中國

上一則

燈籠與月餅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又到仲秋「蒸月」時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