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麻州通報美國今年首例「猴痘」感染 患者曾赴加拿大

母親上班記

母親在世時,曾多次當眾炫耀:「我這輩子,也在工廠裡上過十年班。這十年工齡,既為自己掙得一些退休金,也給三兒子換得了工作崗位,真值啊!」在母親去世五周年之際,我又想起母親這一特別遺言,心中禁不住一陣酸:母親十年的班上得好辛苦。

母親上班始於一九七三年,當時,我們七口之家的五個子女、四個禿小子相繼步入頑童與少年,日常時不時向父母討吃要穿,使家裡一度跌入貧窮困苦的溝壑。

母親無奈撇下年幼的小妹、小弟,到街辦小廠上班了。那一年,我十三歲,大弟十一歲,二弟九歲,小妹、小弟分別為四歲與三歲。母親工作的小廠離家三百餘米,我曾到廠門前看過母親幹活,那是臨街一間稍微寬敞的房屋,地上擺放幾張長條桌椅,母親和十餘位婦女(人稱三八大軍)圍坐著糊紙殼和信封。

中午母親匆忙趕回家,給我們熱午飯,陪伴我們就餐,再跑回工廠繼續幹活。母親還曾一度把裁好的紙張帶回家,讓我們三個大小子幫著一起糊,當時糊一個信封給零點八分錢。之後不久,母親每天下班時,又手抱肩扛十套勞保棉衣,家人吃過晚飯休息時,母親開始鎖扣眼、釘紐扣,常常縫到夜半更深,一套棉衣掙得五分錢。再後來,母親工作的小廠改做小五金,我再從廠門前路過時,聽到裡面傳出了「叮叮噹噹」捶打金屬的聲音,母親累得右胳膊曾痠痛好一陣子。

從母親上班之日起,身為家中老大,我每天放學後便照看起年幼的小妹和小弟。我曾領著兩個小不點與小伙伴一起玩耍,也帶著他倆參加課外小組學習,並試著為家人做晚飯,逐漸學會了熬高粱米粥、攥擠酸湯子、蒸玉米麵窩頭……。

熬過幾年艱苦歲月,母親帶回喜訊:街辦小廠畫歸區辦集體企業——第二造紙廠。到新廠區上班後,母親往返行走兩站多地,中午沒時間回家了,便在早晨給我們備好午飯,讓我領著弟妹共進午餐。雖然離家稍遠,但母親還是時常藉機跑回家看望我們;特別是每天下班回家,總要從廠裡帶回一些破損手紙和殘缺書冊,我們幾個子女第一次各自有了心愛的日記本。

在造紙廠忙碌幾年後,我下鄉返城當了泥瓦匠,大弟在父親單位做了鉚工,但中學畢業的二弟工作卻沒出路。就在這時,興起了「頂號頭」風潮,母親聞聽臉上立時樂開花:「我做了十年三八大軍,現在退休,既能領到一些退休金,還能給三兒子讓出工作崗位,真是兩全其美。」

就這樣,母親翌日遞交了退休申請,並在當年金秋時節,告別灑了十年汗水的工廠及工作崗位,讓二弟順順當當接班成為造紙廠一名職工。

四十八歲的母親又回歸家庭婦女行列,雖然有了退休金,但與正常退休人員相比,僅為人家的三分之一。對此,母親卻特別心滿意足:「這些錢,足夠我自己日常生活了。」

退休金 工作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