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感恩節後疫情飆 日均增逾12萬確診 創2個月來新高

美國獨霸 中國崛起 2020「軍火之王」軍工產業排行榜

遲來的正義

甫升為橙縣社會局的督導時,由於是第一個亞裔督導,我要證明自己不但有做事的能力,也有領導能力。督導的工作並不輕鬆,雖然我不必親自去做家訪,但是得查閲社工的家訪報告,以了解每一個案情的進度,還要教他們、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小組裡社工服務的年資不同,有人是新手上陣的菜鳥,也有些做了很多年的老手,自信心和對督導的依賴也不同。我有一名非裔年輕女社工朱莉,剛從學校畢業,沒有實際的社工經驗;我上任的第二天她來小組報到,我教她什麼,她都會吸收,是最受教的同仁。

朱莉負責的兒童虐待案件中有一個十三歲、非裔、自閉症的男孩蓋文;蓋文因為父母親疏於照顧,被法庭判由社會局代為寄養管理。朱莉接下案子時,蓋文從住了一年多的寄養家庭換到另一個寄養家庭;原來的寄養家庭告訴社會局,蓋文的偏差行為愈來愈嚴重,為了家庭內其他寄養孩子的安全,他們不能繼續收留他了。

安置小組後來找到一個有特殊執照的寄養家庭,這個家庭只能收兩個有身心障礙的受虐兒童;他們除了接送上下學,還要負責配合醫療及心理治療單位的各種服務,並提供宅內的監督,所以領的寄養費用比一般寄養家庭高出很多。肯做這些辛苦工作的寄養家庭不多,因此很少有空缺,社會局安置小組都是小心翼翼地對待這些特殊執照家庭,生怕他們不做了,那麼這些有身心障礙的受虐孩子就更難安置了。

朱莉第一次去家訪蓋文時,就覺得這個特殊執照的家庭似乎把蓋文的偏差行為渲染得有點過分。朱莉說,根據蓋文學校老師的報告,蓋文的偏差行為並沒有像寄養媽媽說的那麼頻繁和嚴重;但寄養媽媽看到朱莉是沒有經驗的新社工,一直逼迫朱莉把蓋文的需求評估表分數拉高,以便得到更多的寄養金。朱莉只好找我諮商,我仔細評估後,拒絕了這位寄養媽媽的要求,讓她很不滿意。

第二個月月初,因為會計部門的電腦當機,寄養金支票沒有按時寄出去,那位寄養媽媽打電話說,假如明天(周五)再收不到寄養金,就把蓋文還回來。我告訴她會和會計部商量,看有沒有辦法盡快付款給她;我覺得像她這種分明是為錢做寄養的人,像是在搞企業,並不適合當私人的寄養家庭。

到了周五中午,會計部還是沒有辦法開支票,這位寄養媽媽真的把蓋文帶到社會局來,把他扔在會客室就揚長而去。蓋文不知所措地在會客室大吵大鬧,把大家嚇壞了;櫃台的服務員找到朱莉,把蓋文帶到她的辦公室,由朱莉安撫他。我連忙找安置小組,和他們一起聯絡幾個特殊執照家庭,看誰可以收留蓋文,幸好在下班前最後一刻,找到一家可以寄養蓋文,解決了難題。

下周回去上班時,我告訴上司,這名寄養媽媽只因為沒按時收到錢就把孩子丟回社會局,形同遺棄,非常惡劣;我要安置小組在這個家庭的簡介上記一筆負面評估,提醒將來想要用她的社工多考慮。我的上司非常同意我的想法,沒想到安置小組完全反對我的建議;她們說這個負責人並沒有遺棄,是把孩子交還回來,而且現在特殊執照家庭難找,不要惹毛他們。我猜想她們可能認為我和朱莉是新督導、新社工,新官上任三把火,有點小題大作;最後上司也想息事寧人,叫我不要再堅持下去,這事不了了之,讓我覺得非常委屈。

此後,只要是我小組內的案件,絕對不同意安置在這個寄養家庭;後來這個寄養媽媽與社會局別的小組也有了不愉快的事情,大家逐漸迴避,不用這個寄養家庭。最後她沒有辦法,就撤銷執照搬離橙縣,到內陸地區去另謀出路。

近來在主流媒體上看到一篇報導,多年來這名寄養媽媽在內陸開設了專門收留特殊弱勢兒童的照顧之家,收入甚豐,但她提供的照顧頗引人爭議。最近有一名十三歲的殘障女孩在半夜癲癇發作,她還有嚴重慢性病,因此情況危急;但這名寄養媽媽嫌麻煩,不肯及時帶她去就醫,說要等到白天,結果孩子送了命。

我看到電視新聞報導,這名寄養媽媽和先生被控過失殺人罪,被警察上了手銬帶走;這證明幾十年前我的評估是對的,很不幸要等這麼多年,還犠性了一個無辜的孩子的生命,才停止了這個寄養家庭的禍害。這遲來的正義已經不是真正的正義了。

支票 非裔 橙縣

上一則

回憶

下一則

十七歲的來信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