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國殤日長周末假期 龍蝦終於降價

美最快本周宣布供應烏遠程火箭 俄警告西方已「宣戰」

上海租界就讀舊事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抗日戰爭爆發,日機飛來故鄉杭州連日濫炸,還用機槍瘋狂掃射市區,平民多有死傷;居民恐慌,紛紛奔避鄉下,我也隨父母避難到鄉下。

十一月上海淪陷,十二月南京、杭州相繼被占,日軍在領地屠殺姦掠,近郊鄉下也引起不安,紛紛轉移到更安全的地方。傳來消息說上海淪陷後,上海的英國和法國租界因受外國人保護,敵軍沒有侵入,租界內生活安定,故上海周圍地區的難民多湧向英法租界避難,租界還辦了難民收容地安置。

租界內的治安良好,商業也繁榮起來,父親核實了這一訊息後,就打算逃難到上海租界,還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生活能安定下來。次年春我們就向東長途跋涉,到達寧波再渡海進入上海租界,靠著親友的幫助,找到了住所,在英租界開始生活。

入夏我考入英租界工部局設立的聶中丞華人公學,又名「聶緝槼華人公學」(Nieh Chih Kuei Public School for Chinese)。聶緝槼在清朝時歷任蘇松太道台、上海道台等官職,官拜中丞,其子聶雲臺是上海企業家,他將上海荊州路十一畝土地捐給英租界工部局興辦公學,以父親之名為校名,也就是現今上海市市東中學的前身。

一九四一年珍珠港戰爭後,上海租界被日軍占領,該校由汪偽政府接管,曾改名為緝槼中學。聶緝槼華人公學的學費比私立中學低得多,當時租界內只有私立學校。

我入讀時,因荊州路校舍作為難民收容地,故暫時借用外灘原華俄道勝銀行大廈的二樓上課;大廈的三樓是另一公校「嘉道理華人公學」(Ellis Kadoorie Public School for Chinese),也因山海關路校舍移作他用,借三樓上課,此校即上海育才中學的前身。

兩校都是英租界工部局設立,校長由工部局任命,都是英國人;工部局(Municiple Council)是英租界的最高行政機構,首長由英政府殖民地大臣委派,所設的公立華人中小學都要依照工部局制定的教育法規。

除了華文課外,其他課程都要用英語教學,還根據殖民地的需要,開設一些特定的課程,實施的是一整套殖民地教育。入學時發一頂似棒球帽的校帽,有圖案類似歐洲貴族族徽的校徽,及NCKPS五字。

我們除了每天一節華文課用中文,無論數學、物理、化學、中外歷史地理全都以英語教學。課本也採用外文本,在南京路的一家英人開設的伊文思書店,出售一些外文課本和作業本。校長愛契生編寫了一冊英文文法書,也在該店發行,要求每個學生買一冊作教材。

歷史和地理兩門課是不分中國和世界的,混合中外講授。憑記憶所得,地理課的第一課首先講上海英租界的主要大馬路,黃浦江、蘇州河等都用英語講述,因每天經過的路牌上都有英文路名,學生容易理解;然後老師在黑板上按大致的比例畫出地圖,並講述地圖以英哩的比例尺,使學生對地圖和比例尺有了概念。課外作業是要求按比例繪製住家附近一英哩範圍內的街道、重要商店和處所的地圖。

以後的課程就逐次擴大到上海租界外的周邊地區,江蘇、浙江的地理,江河湖海山脈物產人文等,並繪出地圖,然後是中國和全世界。

當時英國有許多海外殖民地和大不列顛聯邦國,都是地理課的重要內容。航海是殖民主要手段,地圖對航海非常重要,所以學習地理課也側重學習地圖的閱讀和繪製;像這樣一門地理課,也處處體現殖民教育的意識,其他課程也不例外。

殖民教育首先是對語言、文字的改革,限制母國語言;華文課外,其他課程都用英語教學,以貫徹工部局制定的華人教育規章。高年級還設有簿記課、商業、機械繪畫、工藝課等,是一般中學所沒有的,都是為殖民政府培訓教育的需要而設。

我在該校就讀了一年多後,學校遷回荊州路校舍,因離家太遠也就轉入其他中學,所以我只能說說在該校受教育一年多的概況。

教育 華人 英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