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恒大危機 反映中國致力控制多年的債務潮

輝瑞補強針施打對象 CDC與FDA未達共識

《老照片說故事》進提籃橋監獄

一九七九年作者與李同學在黃山合影。
一九七九年作者與李同學在黃山合影。

上海虹口區有個地方叫提籃橋,位於外灘以北,其實早已無河無橋,卻仍以「提籃橋」之稱謂聲名遠播,蓋因此地坐落著威名赫赫的上海市提籃橋監獄。滬上居民圖省事,乾脆把它稱為提籃橋,只要一說某某人進了提籃橋,誰都明白是犯了牢獄之災。

提籃橋監獄在寬闊的長陽路上,始建於一九○三年,最初由英國人承辦修建,後逐步擴大規模,據說抗戰勝利後還關押過日本戰犯;一九四九年被新政府接收,成為上海監獄中的龍頭老大。它的長方形鋼筋水泥門樓看上去森嚴壁壘,近四米高的烏漆鐵門終日緊閉,無人知曉它裡面深幾許。不過因著偶然機遇,我這個普通平民有一次居然堂堂正正地跨進提籃橋大門,見識這個神祕之所的些許內部結構。

一九七九年,高考恢復後我考取上海師範學院,正值第一個暑假,當然想利用難得的假期外出旅遊和放鬆一下。巧的是,我在上海市上海中學時的同班李同學,畢業後分配到提籃橋監獄當了獄警,後來又考取華東師大,也正要招募一名搭檔一同出遊。於是兩人接上頭來,一拍即合,一致決定結伴去探訪從未去過的風景名勝──黃山。

上海市監獄系統在皖南的白茅嶺地區有個勞改農場,隸屬上海管轄,算是上海飛地,提籃橋監獄有押運專車,不定期地把犯人遞解去那。李同學的如意算盤是我倆一起搭乘監獄的押運車去白茅嶺,再從那兒輾轉去黃山,基本上就只剩大約一半的路程。我們約好了某一天早上在監獄大門口碰頭,兩人都是輕裝簡從,各揹個放了幾件替換衣服的書包。

監獄鑲有大顆螺釘的厚重大門自然還是合攏的,我倆只能從右邊的狹窄小門進入。李同學顯然是這裡的地頭蛇,他的一張臉就是名片,門衛室的警察都對他笑臉相迎。我作為門衛熟人的熟人,自然也沾光,毫無阻攔地進入,終於來到上海最「乓乓響」的監獄。只是且慢,我實際還未深入虎穴,因為走不滿幾步,迎面又是一道大門,又有門衛和崗亭,又要盤查。好在有李同學保駕,我自然又輕而易舉地過關。記得好像還穿過了第三道門,提籃橋真是層層把關,處處設防,高牆鐵網,一般囚犯插翅也休想逃離。

我們最終來到一個開闊大院,裡邊已經停放了好幾輛車,有小車也有麵包車,車頂都有警局的閃爍燈。要送走的勞改犯已坐在麵包車上等候,因為他們不算嚴重刑事犯,所以除了身穿灰色囚服外,手腳都還是自由的。車上當然有全副武裝的看押警察,也為我們兩個不速之客留好了前排的舒適座位,權當我們也被暫時看管了吧。

等一切就緒,車隊出發。這回一道道笨重的大門相繼打開,讓車隊魚貫而出。我不由得在心裡說,「再見了提籃橋,可惜我來不及仔細參觀你,只好另擇良機了」。車隊運行在清晨上海擁擠的車道上,前面的小車警燈閃爍,拉響警笛,催促其他車輛讓道,好不威風。我又想,此刻的我大概可用「狐假虎威」來形容,從未想到我會如此這般招搖過市,還不是託了李同學的福。

傍晚時分我們到達白茅嶺,勞改犯都被衙役們押解去集體住宿處,我和李同學卻直奔農場的場長家,原來神通廣大的李同學與場長也是老相識。場長一家熱情接待,他的夫人為我們做了個雞蛋炒開洋,也就是乾蝦仁,味道鮮美,讓我們兩個顛簸了一天的途人飽餐一頓。場長夫婦又安排我們住宿,次晨我們搭長途公交車去了已經不遠的黃山。

李同學後來給我寄來一張兩人在黃山的合影,照片的質量不甚佳,仍讓我時時回憶起兩人上山欣賞奇松異石的美好時光。對我來說,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在山水之間,倒是無意中進入曾號稱「遠東第一大監獄」的提籃橋,成為一生可貴的經歷。

監獄 警察 名勝

上一則

毛瓜樂

下一則

施恩與受惠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