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指川普「國家毒瘤」俄州眾議員岡薩雷斯不連任

最新衛星影像 北韓正擴建武器級濃縮鈾生產設施

在勞保醫院看病

一九六四年上初中,一天下午突然右腹下絞痛,我一人背了書包,乘了三站電車到「上海郵電醫院」掛急診,醫生診斷急性闌尾炎,需要立即動手術。

那年我十四歲,醫生問話,我只是點頭,稀里糊塗進了手術室開刀。現在只記得在病房裡嘔吐了二次,把中午飯菜全吐出來了,醫院清潔工來清洗了二次地板;還記得母親下班來醫院看我,第二天下午,班主任張老師也來看望。

父親從一九四七年在上海市郵政局工作,上海市郵電醫院是上海郵政局與上海電報局的職工醫院,稱之為職工的勞保醫院,職工看病不需要付錢,直系親屬看病半價。我當年拿了一張貼有我照片的就醫證掛號看病,就醫證上有我與父親的名字,親屬一欄填「父子」,以及我的年齡與家庭住址。醫院是怎樣聯繫我父親、是否需要家屬簽字開刀、怎樣收費等,我一概不知了。

我妹妹三歲時開頸喉口淋巴結,我爺爺年老之後,經常由我陪同去看病,臨終過世也在郵電醫院。

我們作為郵電職工家屬,進入郵電醫院好像到了大家庭裡的醫院,沒有一點陌生、恐懼、擔憂;看病就像告訴家長「我不舒服了」。那時全市郵電職工二萬多人,醫院不僅建立職工病史檔案,對家屬病史也瞭如指掌。每次我陪祖父看病,醫生都知道「老沈的父親」,護士與醫生都親切地叫我祖父「老先生」。我們只管就醫,敘述病情,醫生只管診斷治療,雙方壓根沒有「錢」的概念。

我家附近的靜安區中心醫院及楊浦區中心醫院,前身分別是「上海第一勞工醫院」、 「上海第二勞工醫院」,這兩家醫院是民國後期由幾家私立醫院合併而成,倡為勞工服務,開展職業病防疫與醫治,可見民國許多醫療理念與制度是仁醫仁德為先。

上海現在仍然掛名的職工醫院除了「郵電醫院」、「海員醫院」、「電力醫院」、「遠洋醫院」、「寶鋼醫院」等幾家外,紡織、工交、財貿等系統的醫院都改名為區市政府所屬的公立醫院。當年上海有紡織工人一百二十萬,上海有第一、第二、第三紡織醫院,因為紡織廠女工多,紡織醫院對普及婦科知識與治療婦科疾病非常專業。

到了八○年代,上海紡織廠幾乎全部關門或轉產,倖存一些產品生產廠都變成私人企業,散落在江蘇、浙江,上海紡織醫院怎麼可能為他們特供服務?

我有點懷念在勞保醫院看病的年代,那時進入醫院,聽到最多的是詞語是「勞保」、「免費」、「半價」、「職工家屬」,而不是現在跨入醫院就聽到「先交費再看病」等。遺憾的是,現在還掛名的職工醫院,其體制也改革了,與所有公立醫院一樣面向社會開放,看病賺錢,自負盈虧了。

勞工 郵政 六四

上一則

讀書的目的

下一則

美國史上最強印象派收藏 11月登佳士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