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恒大危機 反映中國致力控制多年的債務潮

輝瑞補強針施打對象 CDC與FDA未達共識

破四舊

文革過去多年,由於當局的掩蓋,年輕人多不知文革的真相;「破四舊」作為特定年代的專有名詞,「破」為破除,「四舊」指的是大陸解放前的舊風俗、舊習慣、舊傳統、舊文化;其實所有的舊文化在文革都屬掃除之列。

一九六六年文革興起,我上初一,剛開學二、三個月,學校組織學生到周邊鄉村「破四舊」,一群學生在當地學生帶領下,任意衝進民居,搬出舊書就堆在門口燒;又到村口破廟搬出菩薩神像,砸的砸,燒的燒,記得有個要好的同學拖住我悄悄說,跟著看看就好,菩薩會懲罰人的。

沒多久,我因為家境困難,無法寄宿學校,就不上學了。回到家,曾為舊政府工作人員的母親已被掛牌遊街,紅衛兵來抄過三次家,家中財物早變賣殆盡,紅衛兵抄走了些民國時的相片,僅有的幾本普希金詩集、我的安徒生童話本,都被劃為「封建、資本、修正主義」的東西。

沒多久,大範圍的「破四舊」開始了;西禪寺旁福州大學的紅衛兵衝入寺內,把寺內珍藏的歷代經版、御賜經書都搬出燒毀,還逼僧人還俗吃肉。城裡的紅衛兵對市裡所有的原國民政府工作人員、資本家,還有華僑、高級知識分子等家庭抄家。

村裡有戶醫生世家,三代同堂,祖父是鄉裡有名的老中醫,兒子則是解放前留德回國的西醫,是村裡有名的讀書人家,藏書不少。老中醫的孫子有一男二女,那時是初高中學生,都當了紅衛兵,為表明自己緊跟毛澤東的革命決心,領了一伙紅衛兵抄自己的家;在家門口燒起一堆火,線裝本的本草醫書、德文的西醫典藉、普希金和詩三百、戰爭與和平、三國演義等一道灰飛煙滅。

破四舊對文物的摧殘,也在村裡農事顯露出來。村裡農人以種菜為業,那時城裡人燒飯都用煤,煤渣飽含燐鉀養分,是上好的種菜肥料;城裡的垃圾車一車車把生活垃圾送到郊區,農人用篩子篩去雜物,留下煤灰備用。

「破四舊」風頭最勁的那幾周,運來的垃圾篩出的雜物就多了,最多的是瓷片,包括青花、粉彩的,也有罈缸瓶罐。

我失學時年紀還小,什麼都做不來,正好每天用土箕裝垃圾篩煤渣。垃圾裡還有玉器,舊時婦人頭上多佩有抹額,那抹額正中央的玉環、玉製配件,如螭、龍、虎等,有些通體透綠,現在想來是翡翠吧。

曾拾到一幅精美的織錦,金光晃眼,上面綴滿閃著貝殼虹彩的珠子,母親說是珍珠。還有燒殘的線裝書、古字畫,也有砸成碎片的黑膠唱片,其中幾首歌名我都知道,如「天涯歌女」。

還有郵冊,印象深刻的是大龍郵票和民國郵票,還有形形色色各國的郵票,及新中國的郵票如京劇人物、花卉系列;這些當時都屬於「封資修主義」的東西,大家都拋之唯恐不及。

我哥愛集郵,可我不敢撿回去,還好沒撿,因為後來家又被抄了幾次。

文革對民間文物更是「犁庭掃穴」般地毀滅。我還記得破四舊期間,福建日報以頭版頭條發了條新聞,說是「南平地區紅衛兵向『四舊』發動了總體戰」,一戰下來,南平市古蹟、文物的損毀難以估量。

記得小時候的福州三坊七巷等古街,多明清木屋,門楣常見舊匾額,如「文魁」、「武魁」、「某朝某代進士」等牌匾,我見過最早的是宋朝的年號,但文革中無一塊尚存。村裡幾座大宅,那些明清古屋梁上、椽頭、窗櫺多木雕,刻有草船借箭、大鬧天宮等舊典故,破四舊中全被剷除。

文革結束,我回到老家,遇到那位老中醫的孫子,他是我小學高一屆的同學,也是小時玩伴;談起當年燒書一事,他說當年傻呀,只知道聽毛主席的話。他痛心、後悔,家裡什麼書都沒了,只有十幾套毛選四卷,是當年當紅衛兵送的。

工作 中國 古蹟

上一則

授人以漁

下一則

瑪麗珠娜(全文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