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尹會遏制北韓 美必要時部署核武

郵輪養老更便宜? 會計師:每天100元吃住娛樂全包

《老物件情懷》吳廷標的「京韻大鼓」

吳廷標的畫「京韻大鼓」。
吳廷標的畫「京韻大鼓」。

多年前初來美國,很喜歡跑舊貨店淘貨,尤其常光顧教會辦的非營利二手物資店。吳廷標的畫「京韻大鼓」就是在舊貨店淘到,沒有鏡框和襯軸,畫就捲攏躺著;畫作十一英寸寬、十五英寸高,彩色紙本,右下角有篆文朱印「吳廷標」。

京韻大鼓是中國北方流行的一種彈唱曲藝,尤其在民國年間,北京天橋就是這些藝人的集中地盤。演唱人一手打節板,另一手擊書鼓,伴奏人彈三弦。吳廷標畫中兩人表情生動,伴奏者低眉垂眼專注彈琴,演唱者則昂頭揚臉,沉浸於表演中,整個畫面簡潔明快,富有漫畫色彩。寥寥幾筆就將表演者的神態躍然紙上,手部動作彈、擊、抖,刻畫細膩傳神;衣服上的皺摺、臉上的笑紋,以比絲還細的白描線彰顯畫家素描功底。

吳廷標何許人?上網查詢,據說生於一九一七年,福建人,畢業於廈門美專,善畫人物,尤精於為眾生寫相。一九四九年赴台,曾執教於北一女中。資料很少,但我很喜歡此畫,就將它鑲上鏡框懸掛在家裡門廳,從此日日相見,我卻再也沒有去查它的身世。直到二年前退休有空整理舊物,又注意上此畫,再度網上查找。

有關吳廷標的生平介紹多了,據大陸湘西畫家黃永玉的回憶錄「無愁河的浪蕩少年八年」記述,黃永玉在抗戰時期曾就讀福建集美美專,而吳廷標在學校教務處工作。

黃寫道:「吳廷標先生那時不是教員,他在校長辦公室或在教務室工作,我已記不起來了。但在我的眼中他是『上帝』,他幾乎無所不能,雕塑、速寫、漫畫、剪影……加上他的性格溫和、安靜,喜歡和孩子們在一起。」「吳廷標先生給我揭示了一整套藝術生活的啟蒙法則,在他的生活中可能並不經意,如觀音於淨瓶柳枝中偶爾撒出的甘露,一個真誠的施與者是缺乏記憶的,但受施者卻永世難忘。」「十年前,我在舊金山的報攤上看到雜誌上有他的漫畫和速寫不禁熱淚滂沱。最近輾轉得到他的消息,我很認真地、虔誠地寫一封長長的信給他,要找一個認真的時間,一個認真的情緒和天氣,告訴他,我不單長大了,也老了……。」

這些文字可見黃對吳的尊敬與推崇,不但如此,黃永玉在一九八七年畫了一幅「水鳥」畫,一九八九年秋黃又在畫上補了下面文字:「與廷標老師半世紀不見,幾相對如夢寐,作此以奉,永玉補記。」由此可見黃永玉對吳廷標的感情是如何綿綿深長。

從網上資料及黃永玉的介紹,吳廷標主要從事漫畫創作。漫畫有諷刺漫畫和另一種為文人漫畫,描述民風民俗,其中最傑出代表人物是豐子愷。豐子愷的畫古樸似拙,民國時均認為豐是中國漫畫的開山鼻祖,豐子愷對此卻曾撰文澄清:「中國漫畫的真正開創者應是陳師曾」。

陳師曾是日本留學生,一九○九年開始畫著名的「北京風俗」,其中一幅「逾牆」題字:「有所謂漫畫者,筆既簡拙,而托意俶詭,涵法頗著。」首次借用日文名字「漫畫」二字。雖然陳豐兩人無師生之誼,但從豐的畫風也可察覺陳對豐的影響,例如豐子愷畫中人物往往無五官,陳的風俗圖中人也常五官不齊。

我覺得吳廷標的畫作中也看到陳師曾的影子,兩人題材都畫低層勞苦大眾,陳的「北京風俗」畫中有磨刀人、算命先生、掏糞人……也有一幅「京韻大鼓」;一個出生和長久生活在南方的人,怎會去畫只有北京才有的「京韻大鼓」?所以如講吳廷標受到陳師曾影響應不為過。

中國傳統的文人畫均是山水蟲草或奉名而作的盛世繁華,不會出現白居易的賣炭翁或杜甫的路有凍死骨,所以陳、豐、吳的畫開創一代新風, 更貼近生活。

北京 中國 雕塑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