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宮:孟晚舟獲釋毫不影響美國的對中政策

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確診 上周曾密切接觸布林肯

難忘的最後一瞥

一九九三年,母親九十二歲,身體日益衰弱;平時弟弟總是等母親狀況好轉就給我們來信報平安,那年四月他在信中直告母親狀況不佳,我們預感問題嚴重。

恰好學校開春季運動會,為時一周,我把情況告訴楊校長,他很同情我們支援西北,平時無法照料家人,就同意我回家看看。

大兒子這段時間有空,他小時候一直在蘇州由外婆照料,聽說老人家這種情況,表示要和我一起回去看看外婆。我們坐銀川到上海的過路火車回蘇州,母親看見女兒和外孫一起回來看望她,很高興。兒子上街時,給她買了一大把香蕉,老人平時節儉,幾乎不買這種黃橙橙的新鮮香蕉。外孫長大懂得孝順她,讓老人心情愉快。

母親和弟弟一家一起生活,人口多、住房狹窄;年輕人工作、學習、照料孩子整天忙碌,時屆仲春,母親還穿著過冬的棉襖;她告訴我很久沒有洗澡了,身上發癢難受。那時普通百姓家裡沒有淋浴設備,母親背駝了,眼睛又高度近視,做什麼都不方便。我等屋裡的人都走空,給母親在房間裡用澡盆洗身子;盆不大,換水洗了兩遍。洗好以後母親高興地說,感覺換了一個人似的渾身輕鬆,希望我暑假回來幫她洗澡;我說只要學校沒有什麼學習會,就一定回來幫她洗。

好久沒有回蘇州了,我抽空去觀前街看看,買點蘇州糕點帶回去給孩子。那時快到端午,青團已上市,趕緊買了一大包。回到家,母親喜出望外地說:「啊,青團子,多年沒有吃到了。」

以前我家住在湖州鄉下,小時候經常看見母親用醃南瓜葉做青團,那是我們全家喜愛的美味。現在她年紀大了,行動不便,家裡也不需要她操心,對老人來說,這些往日念念不忘的風情也淡了。

我們在蘇州停留十天,要動身回咸陽,母親依依不捨,顛顛巍巍地把我們送到門口,倚門站立,我邊走邊說,「妳放心,我會爭取回來看妳」。我提醒她,時間緊我要趕火車,她回答說:「妳走吧,我能自己回到屋裡。」

到了石板街的轉角,我再回眸注視母親,她仍然在張望。想不到,這就是我和母親最後的告別,半個多月後母親離世,她那倚門望著我的情景,永生難忘。

今年我也快九十歲了,在睡夢中仍然時不時會出現母親的形象,彷彿我還是她身邊的小女孩。

端午

上一則

走過繁華秀場年代 陳美鳳享受平凡幸福

下一則

歷史悠久的小鎮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