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疫情升至高風險 衛生局籲室內公共場所戴N95口罩

周文偉曾為兒學費住貯藏室 妻:心疼他為家人犧牲

《老照片說故事》麻花辮

姊姊(右)一九七三年插隊臨走的前一天,我們在天津大直沽照了這張合影。
姊姊(右)一九七三年插隊臨走的前一天,我們在天津大直沽照了這張合影。

我和姊姊都梳著麻花辮;姊姊的辮子自己梳,我的辮子她給梳。每次梳頭時,我靜靜坐好,姊姊給我散開小辮,用梳子蘸水梳一下,頭髮就順了;再把頭髮一分為二,讓我握住一邊,姊姊先編另一邊。

她一手抓起大部分頭髮,一手不斷地用梳子向上歸攏,然後用手指把頭髮分成三股開始編;編到剩一寸多辮梢,再繫上髮繩。梳完,姊姊總是審視一番。

夏天,姊姊幫我把辮子編好後,再把辮子從腦後髮根穿過折好,繫上髮繩,變成兩根短辮。姊姊插隊後,我就自己梳,一開始編出的辮子是反著的,鬆緊不一,還時常落下一綹。

那時候,辮子愈長愈顯得文靜,我的辮子最長時過腰,扭頭轉身時兩條辮子一甩一甩的。睡覺的時候,必須把長辮子放在被窩外面,平常洗頭很麻煩,梳頭也廢時間。

一九七四年上初二,學校組織學唱樣板戲匯演,我們班演「沙家浜」裡十八棵青松片段,裡面衛生員一角我特別想演,可是衛生員是短髮。我把辮子盤起來戴上新四軍帽子一試,同學們都笑了,帽子在腦袋上頂著。我回家就把辮子剪了,在舞台上,我揹藥箱和幾個男同學表演得有模有樣。

每當看著這張照片的麻花辮,總是湧起幸福的回憶。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