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工人大使

大使是一國之特命全權駐外使節,怎會和揮汗出力的工人聯繫起來?這在一九七○年代的中國還真有其事。

那時「四人幫」尚在台上,趁著四屆人大召開之際,謀奪外交大權,私下在他們的老巢上海物色百名工人大使加以培訓,以圖有朝一日取代外交部的正規軍。這百名工人大使中湊巧有一位是我結識並短暫來往的人,他曾跟我們講述接受市委強力培訓的經歷,使我對歷史上出現過的這一齣短暫滑稽戲碼,至今記憶猶新。

最早傳聞中央有意提拔工人當大使,是從當時已升為黨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一次講話中聽到,王聲稱工人階級要領導一切,包括外交領域,所以要在上海這個工人階級的大本營選拔和培養百名工人大使。當時我的第一感覺是新鮮,連代表國家的使節也要從工人中直接挑選,文化大革命可真是開天闢地。什麼樣的人能有幸上榜?當然必須符合革命接班人要求,若和王副主席一樣是造反派出身,想必可加分。

我那時正從基層被借調到外灘的上海紡織工業局團委,參與一個展覽會的籌備,所以接觸了一些局團委的幹部及工作人員。其中有個姓孫的年輕人是局團委委員,從一家手帕廠借調上來。

我與他同屬紡織局下的第一織布公司,彼此更覺接近,頗能談得來。他原來是工廠技校的學生,文革中參加造反派,後來順理成章地升官成為廠黨總支委員。小孫看上去還滿厚道,中等個子,五官端正,講話時總是面帶溫和笑容,還略有些結巴,很難把他與衝鋒陷陣的造反派畫上等號,也許他確是那種官逼民反的無奈之人。

過後不久,聽說小孫福星高照,被市委領導相中,躋身百名工人大使之列,一時成為大家刮目相看的天之驕子。可巧,市委大使培訓班的許多活動,就在紡織局隔壁的和平飯店內舉辦;小孫也沒有一闊就變臉,而是每天活動結束後,照常回到局團委辦公室與大家聊天和侃大山,眉飛色舞描述他每天的新鮮見聞和感受,讓我們這些鄉巴佬也能分享他的不尋常經歷和難以抑制的喜悅。

他講到,市委領導徐景賢親臨會場做報告,勉勵大家敢挑重任,為國爭光。時任上海市外辦一把手的馮主任更是事必躬親,精心安排培訓班的所有活動。最令人眼饞的是,有一天小孫還介紹培訓班訓練學員使用刀叉、餐巾等西餐用具,和熟悉外交宴會禮節等情節,包括用湯匙舀湯時應朝外轉;說得大家心癢癢,愈發羨慕小孫的時來運轉。

培訓班結束後,小孫回到紡織局,說是要靜候分配。只是,這些候補大使最終等來的不是走馬上任,而是嚴酷的一九七六年金秋,「偉大領袖」駕崩,「四人幫」悉數就擒,工人大使的泡沫自然也破滅。

聽說小孫被遣送回廠,少不了要接受革命群眾的批評及深刻的思想改造。但說到底,這些工人大使不過是「四人幫」利用的小棋子,他們被蠱惑興起的大使夢,到頭來不過是一枕黃粱而已。

中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