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聯大外交戰:習近平諷「普世民主」與拜登的新冷戰

德州夫妻為保護孩子「戴口罩」 被餐館老闆趕出去

老工友的故事

我在台中就讀中興大興期間,認識了朱培智老伯;他是教師單身宿舍裡的工友兼管理員,可以說是全台少數僅存的一位老榮民工友。一直到我研究所畢業以前,從未看過他離開布滿壁癌的房間與值勤室,唯一一次在宿舍外遇到他,是在附近的郵局。

我在大三時開始訪問朱老伯,到現在仍舊記得當天十分炎熱,宿舍值勤室裡面只有一台老舊的大風扇嗡嗡作響地來回擺動。我就靠在斑駁的木桌旁,一面詢問並記錄他的故事。

朱培智老伯出生在江蘇徐州東南方的雎寧縣城裡,父親開雜貨店為生,家裡一出門便是青黑色的明朝城牆。對於抗戰,朱老伯印象最深的只有兩件事。

日本人攻打雎寧前夕,老伯一家到城東南投靠外婆,一路上從縣城方向不斷傳來槍砲聲,夜空被燒成紅色。

幾天後村民秘密帶回三個滿身是血的軍人,他們是八九軍七○一團、七○二團的士兵,從城牆根的水門爬了出來;三名軍人第二天便帶著村民募集的銀元與糧食離開,要回去部隊繼續抗日。

雎寧被日本人占領以後,由汪精衛的和平救國軍與日軍一起守城,但人們發現日本人愈來愈少,到後來只有在晚上時才派一個日本兵出來檢查城門是否確實關上。

朱老伯記得,抗戰末期有一年過年守歲,弟弟突然嚷著外面有黑影在逡巡,開門一看發現是一個日本兵;朱老伯的媽媽要日語比較好的弟弟幫忙翻譯,才知道這個日本兵是被徵召的大學生。

他沿路看到每一戶過年的情景,不由得回憶起過去種種,說著說著他從上衣的口袋裡拿出一張全家福,看來幸福祥和。

朱老伯的媽媽聽完故事默然,隨後把桌上的糖果、橘子、糕點包了一些交給這個日本兵,並講了些祝福的話。這名日本兵很敬重地向朱老伯的媽媽鞠躬,不久之後,城裡的人突然發現這支日軍小隊悄聲離開了。

然而和平沒有到來,內戰初期,朱老伯逃到徐州投靠親友並參軍,進到由韓夢羆少將指揮的鐵甲車總隊,朱老伯被安排到山東地區的裝甲列車上擔任指導員。

他參加許多護路工作,但看到的是被挖得柔腸寸斷的鐵路,共產黨則早就「化整為零」跑了。隨著國軍的戰敗,朱老伯跟著潰敗的部隊與難民一路南逃。

他曾在香港的調景嶺難民營住了兩、三年,到台灣後到處找工作,曾經當過建築工人及台北監獄的獄卒,最後寄身在台中中興大學的工友宿舍裡。每當過年,他總是會想到抗戰勝利前的那一次守歲時,在家門外徘徊的日本兵,以及照片中穿著學生服的日本青年與他的家人。

日本 台灣 監獄

上一則

我的旅遊計畫

下一則

秘密小天地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