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槍擊/勇師殉職 女兒悼:沒了您 日子怎麼過

10小時內攻擊3女性 舊金山掐脖男落網

《老照片說故事》一樣京劇兩樣情

作者妹妹在大學參加京劇社時粉墨登場的劇照。
作者妹妹在大學參加京劇社時粉墨登場的劇照。

這是近五十年前,妹妹在大學參加京劇社時粉墨登場的劇照,我們四個手足中,只有排行老么的她,承接戲迷父親的嗜好。

我跟姊姊讀中學時,每周日隨篤信基督教的母親,從城南的眷村騎車到城北的教會聚會,讀小學的弟妹就跟父親留守家中;周日上午十時到十二時中廣的「京劇欣賞」,是父親每周必聽的節目,從小耳濡目染之下,冰雪聰明的妹妹不知不覺也能哼上幾句,自是更得父親的竉愛。

妹妹學文,進大學後選擇參加京劇社,研習這個具有文學價值的中國古典歌劇;可惜她粉墨登場那天,適逢父親出差花蓮,無法前往觀賞。

我對京劇極為反感,因為我們周日聚完會,在烈日烘烤下騎車回家,滿頭大汗,飢腸轆轆,一進家門,衝耳而來的就是不知所云的京劇,時間一久,制約作用竟讓我聞之腹餓。

來美以後,每次看到央視春晚的京劇,對父親的思念取代飢餓感和反感,有次朋友送我們兩張台灣來的國樂團在紐約台北經文處劇場演出的門票,我們抱著捧場的心情前往;節目中插入一段京劇,只見坐在前面的老外隨著唱腔,一個勁兒搖頭晃腦,樂在其中,我卻對國粹不屑一聞,不覺心生愧疚。

父母移民來美以後,我想盡辦法,帶他們去看大陸來訪京劇專業演員的演出;在家陪父親看京劇錄影帶時,為了營造氣氛,演員中氣十足唱完一長句時,我雖然還是不知所云,仍大聲拍手叫好,逗父親開心。無奈父親來美定居才一年多,就因手術驟逝醫院。

最近看到一個用英語唱京劇的視頻,粉墨登場的小生唱「much」時,一口氣唱「嗎」了好久,最後才補個「曲」,逗得台下觀眾哄堂大笑,我相信如果父親還在的話,他一定也會開懷大笑。

台灣 紐約 中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