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李蘇妮奪金圓夢 曾買不起平衡木 父親手為她造一個

「病毒載量一樣多」接種疫苗者 恐參與Delta變種傳播

第一本課外書

一九六一年,我剛上小學四年級,從天津轉來一位新同學,叫高會深,小名「小鏈兒」。我們住在同一棟樓,他家一單元,我家四單元;認識他,我才看到第一本課外書,開始感受書的力量。

課堂上朗讀課文、黑板演算,老師叫他;圖畫課、作文課,老師也展示他的。他玩的也總是和我們不一樣,有一次他拿著一個紙圈兒喊我去玩風火輪;風火輪是他用一張白紙剪的,直徑有一寸半,中間是十字形支撐,十字形的每個角長出兩個小三角,分別折向兩邊,像鋸齒一樣;放在地上,風一吹就轉起來,我們跟在後邊跑。回到家,我也做了一個和他比賽,小伙伴們一看,紛紛效仿,樓前樓後都在玩風火輪。

有一回,他拿著一張白紙條找我,大約一厘米寬、十厘米長。他讓我伸出一隻手上下搧風,問我空氣輕不輕,然後告訴我飛機就是這麼輕的空氣托起來的。我不信,他把紙條的一頭從食指上面垂下來,按在下嘴唇下邊,往前用力一吹,紙條飄起來,和嘴一樣高。他說上面的空氣被吹走的同時,下邊的就立刻補充上來,托起了紙條,飛機就是這樣被空氣托起來了。

一天晚上,我和夥伴們坐在樓下乘涼,看著圓圓的月亮,我說:「月亮發光的地方都是高山,陰暗的地方是平原。月亮上有很多環形山,還有被星星撞擊出來的很多坑,白天的月亮有一百多度……」一個上五年級的不屑一顧地說:「瞧你說的,就像你搆到月亮!你有那麼高的梯子嗎?」大家一陣哄笑。我一說是小鏈兒說的,立刻全都不吭聲,抬著頭看月亮,聽我繼續講。後來我告訴小鏈兒,他說:「能搆到月亮的梯子就是書,書上都寫著呢!」

他家小廳有一個書架,滿滿的都是書,到裡屋拿出一摞書,封面都是彩色圖案,書名是「小朋友」;他說這是雜誌,每個月一期,「小朋友」三個字是宋慶齡寫的。這是我看到的第一本課外書,裡面有漫畫連載「三毛流浪記」、「小豆子」,還有兒歌、故事、摺紙、小製作、小實驗等,科學知識就更多了。他讓我先挑幾本拿回家看,看完找他換,還說床下箱子裡還有好多兒童讀物,都可以借給我。見我看「小朋友」,我媽說那是「閒書」,總是催我:「千萬別給人家弄髒了,趕緊給人家送回去!」我們家和他們家不一樣,父母沒文化。

一九六三年我父親退休,我們要搬回到天津,二哥留在保定。臨走的前一天,我和小鏈兒對著一個拳頭大的石頭跪下磕了三個頭,有模有樣地結拜成兄弟。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二哥從保定回來,告訴我,小鏈兒的爺爺是資本家,爸媽挨鬥,被抄家。一九六七年我去保定二哥家,撂下東西就找小鏈兒玩,他正在組裝半導體收音機,手裡拿著電烙鐵,桌上攤開線路圖,放著好多小零件。他帶我去他的中學老師家裡看望老師,說老師也被抄家批鬥。我們一起玩了幾天,回天津後斷了聯繫。

一九七八年,女兒誕生後,我不僅訂閱「小朋友」,還訂閱當時幾乎所有的幼兒雜誌,周日就去新華書店買兒童讀物。女兒五歲,天津市實驗小學要在全市招收三十名智力優秀兒童,經過層層測試,女兒被錄取了。

我在中學工作,深知讀書對孩子成長的重要意義,尤其是獨生子女。二○○一年暑假,我找到居委會,提出在社區辦個讀書周活動:讓孩子們帶著自己的兩本課外書,到社區活動室交換閱讀,並讓他們講「書中的故事」,我還把女兒看過的一些課外書送給居委會。居委會大力支持,讓我給孩子和家長講一課。我想起小鏈兒,想起第一次看課外書,寫下標題:踩著書本,搆到月亮。

十年前,我高興地聽到小鏈兒的消息:他先是保定一個紡織廠的廠長,後來是某公司的董事長。可惜,至今也沒聯繫上他。最近總是想:六十年前,不僅僅是「小朋友」,他更是我的第一本課外書!

退休 書店

上一則

森林裡的澡堂

下一則

繪先知穆罕默德漫畫惹議 丹麥藝術家病逝享壽86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