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杜蘭特29分 美國男籃逆轉西班牙挺進4強

南方州「防疫自爆」?美國第4波疫情海嘯襲來

叫賣聲拉客(上)

當今互聯網時代,人們點選一下電腦或手機,幾乎就能解決生活中所有的問題;而上世紀五○、六○年代資訊不暢,社會生產力水平不高,但當時也有當時的辦法,許多日常生活服務,由流動人士或有手藝的人穿街過巷,直接來到家門口,也是方便至極。他們憑一張嘴沿街叫賣,靠手藝解決問題,一樣有聲有色,在此且憑記憶用筆錄下若干。

其一:「收買爛銅爛鐵,收買舊書紙舊報紙,收買爛銻煲紙皮箱」「收買爛玻璃爛酒樽,收買爛膠鞋爛皮鞋」「爛一爛都買!(再破爛的東西都收購)」

挑著一對籮筐、廣州街坊稱之為「收買佬」的廢品收購者,叫聲三天兩頭就會出現一次;叫買聲因人不同,但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是聲音都抑揚頓挫,十分有聽頭。特別是每次「嗌」(「嗌」為廣州話,大聲喊的意思)到「爛一爛都買」的「爛」及「一爛」之間,會用誇張的聲調拉長伴滑音,強調「爛」到極致都歡迎。

這種叫買聲很有效,往往會吸引眾街坊將各種破爛拎出來,交給收購者。街坊們也會講一下價錢,但並不指望能賣多少錢,我們這些小孩則喜歡看熱鬧,看收買佬的表現,聽收買佬的叫聲。幾十年過去,回憶起當年的聲音,仍然頗有親切感。

其二:「磨鉸剪剷刀!」「剷刀磨鉸剪!」

「鉸剪」是剪刀,「刀」即菜刀,這也是在我所居住街道經常出現的上門服務。來者一般挑著一張前腳矮後腳高的八字形長木凳,配有磨刀石、合金鋼剷刀等「架撐」(廣州話即工具);一有生意,磨刀人放下工作凳,擺好架勢。先用高碳鋼鏟刀鏟薄刀剪,然後用砂輪打磨,過程常火星迸發。

最後把刀剪放在磨刀石加水研磨,做最後的精加工。全部完成後,磨刀人會用手在刀刃上橫揩一下,聽到有清脆沙沙聲即表明大功告成。當年要買一把菜刀或剪刀也是家庭的一筆開支,不會輕易換掉,非等到實在不能用了才會丟棄。

作為小孩,我們最興奮的是看到用砂輪打磨菜刀時,砂輪飛轉、火花四濺、鏘鏘作響的場景,以及磨刀人戴著眼鏡直視火花,完全無懼的樣子。

其三:「箍盆!」「箍---盆!」

比起磨刀人,箍盆者的「架撐」要少好多。肩上掛張方形矮木凳,一些繞成圈的竹青篾條、備用鐵線及木工工具,還有若干桐油灰。當年化學工業不發達,塑料製品十分稀有,家庭所用洗臉洗腳洗衫等盛水器皿,都是用豎板及底板拼製的木盆;天氣乾燥或使用不小心,木盆就會漏水,箍盆者便是挽救木盆的救星。

箍盆一般用竹青篾條纏繞盆腰拉緊,然後桐油灰抹縫加強保障,完成後,箍盆師傅會在盆裡倒入清水,試試是否漏水。這項工作講技術,側板及底板必須接合得恰到好處,否則極易漏水。

廣州民間及行中流傳「老虎都唔怕(不怕),最怕漏」的說法,可見治漏之難。兒時覺得此類活計頗神奇,很佩服箍盆者的手藝;記憶特別深的還有他的叫聲,往往第一聲嗌「箍盆」短促有力,如用文字記錄宜用感嘆號;第二次「箍」字和「盆」字之間,「箍」字故意拉長,「盆」字短促收尾,鏗鏘有力,妙不可言。

其四:「補鑊!」

「補鑊」不是指事情處理不好去做補救,而是家中炒菜的鐵鑊用壞了或使用不當穿孔,要補窟窿才可以繼續使用。當年民間所用的炒鑊多半用鑄鐵製成,使用時間一長,鑄鐵層層脫落,愈用愈薄,以致穿孔不能用。

當年一般家庭並不富裕,買一個鐵鑊開支雖然不算太大,但補一下能再用,就不會花錢去買新的,雖然補後的鑊不那麼好用。

這項工作難度較高。補鑊師傅所挑的擔子,一頭是手拉風箱及爐子,一頭是鴻基煤、小板凳及其他材料、工具。一有生意,補鑊師傅即會放下擔子點火生爐子;與我們家庭生爐子不同,他們用手拉風箱增加供氧,因為補鑊要用燃點高的鴻基煤和耐高溫的小型鉗鍋。

➤➤➤叫賣聲拉客(下)

火星 手機 高溫

上一則

疫情後想做的事

下一則

每日一蘋果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