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奧運史上首面運動攀登金牌 西班牙奪男子組冠軍

房東訴苦:房客因禁止逼遷令免繳房租 卻買了3艘船

《老照片說故事》清華園憶舊

作者兒子與外甥在清華園工字廳門前的合影。
作者兒子與外甥在清華園工字廳門前的合影。

上個世紀九○年代,我曾在清華大學科學研究技術處(簡稱科研處)工作過幾年。科研處當時在清華園裡辦公;清華園又稱工字廳,據說因其前、後兩大殿中間以短廊相接,俯視恰似一工字,故得名工字廳。

工字廳左右對稱,極其工整;進入大門,與門洞相連,東西各有一溜南房,西邊就是科研處的辦公室。出門洞,下石階,一條東西向水泥小道向兩邊沿伸,左右各有一圓形門洞,穿過門洞各皆有一處院落,是校機關各部門的辦公地點。

迎面則是一座方正的院落,中央是一道筆直寬敞小道,兩邊是修剪整齊的灌木叢,小道盡處幾級石階,登石階入穿堂,兩邊對稱的就是著名的清華園東廳和西廳。

我最熟悉的當屬東廳,因為科研處每周六的政治學習總是在東廳。東廳東西長,南北窄,中間擺放一張長形木桌,四周圍著一圈厚重的雕花木椅;記得第一次走進東廳時,有一種很莊重,甚至是沉重的感覺。東廳平日無人辦公,只有開會時才使用,所以裡面的空氣有些渾濁、沉悶,塵土裡夾雜腐朽的霉味,科長告訴我這是木頭老了的味道。據說東廳裡的花草植物是無論如何也養不活的,多健壯的植物搬進來,過不了多久便奄奄一息。

每回坐在木椅上,便有穿越的感覺;同事們調笑著猜測,這張椅子哪個王子曾經坐過,對面的椅子上又曾經坐著誰?

彼時的清華園沒有門衛,能隨便進出,只是每天皆匆匆走過,那些雕欄畫棟、曲折迴廊,習以為常,從來未曾留意。如果知道有一天會離開清華園,遠赴異鄉,一定會把工字廳裡的迴廊石階、東廳裡的木桌及每一把雕花椅子、古舊窗台,都拍下來留作紀念。

九○年代中期的一年春節,姊姊帶著外甥到訪北京,和我們一起過年。正值寒假,校園裡幽靜安寧,每天午後漫步清華園;那時外甥八歲,兒子兩歲,在工字廳門前留下這張合影;而我在清華園工作數年,卻從未留下過一張照片。

睹照片而憶舊,想起清華園,想起東廳,也想起了那些過往歲月裡的人和事;才發現那些曾經所謂的來日方長,都成為日後一個個後會無期。

北京

上一則

看煙火

下一則

想更正白人觀點 「忘掉阿拉莫」作者遭噤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