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東京奧運獎牌榜 中國3金居第一

東奧/中華隊銀牌到手 柔道楊勇緯寫新紀錄

南瓜的身分

近年去菜市場、超市,發現老南瓜比較好賣,特別是講究保健的老年人,常常要去切一塊,或者乾脆買一個回家慢慢吃。據說南瓜營養價值高,含有維生素和果膠,能起到解毒作用,保護胃黏膜、幫助消化;含有豐富的鈷,能防治糖尿病、降低血糖;含有鋅,能促進生長發育;還能消除致癌物質亞硝胺的突變作用,具有防癌功效……這功效也是神乎其神了。

我小時候也常吃南瓜,但不是為了營養,是為了填飽肚子。

在皖南歙縣,南瓜有不同叫法;記得我進高中時,同學們來自好多個地方,去食堂打飯常有炒南瓜,叫起來就熱鬧了。歙南一帶的同學叫它北瓜,東北鄉的同學叫它南瓜,縣城來的同學竟叫它布瓜。那時正在發育期的中學生精力旺盛,熄了燈不能馬上睡著,常對天上地下、歷史地理、農村城裡等問題展開爭論,有一回爭論的就是這種瓜。

大家最後的結論是,布瓜應該是北瓜的變音;北瓜可能是南瓜的一種,原生長於北方。徽州人的祖宗,除了古時的山越人,有大量是從中原地區遷移來的,北瓜籽由先人帶來種下,自然還叫北瓜;或者,南方原有這種瓜,跟北瓜差不多,當然還叫南瓜。幾十年過去,我跑了全縣不少地方,知曉對它的叫法還是延續舊習,其緣由也沒考證過。

四、五十年前,口糧不夠吃,南瓜就種得多。南瓜好種,種哪兒都能長大,開花結瓜也不占用多少土地。種在地角頭,沿著道路往兩邊伸長;種在墳墓旁,鋪滿整個墳頂。不是田地的地方也可以大量栽種,河邊乾灘、河塝……,就連村莊中的房前屋後,用磚頭、石塊圍一個小圈,填滿泥土,堆上豬糞牛糞,就能栽幾顆南瓜。毛茸茸的綠葉,金燦燦的花,掛著青黑的嫩瓜、橘黃的老瓜,琳瑯滿目。

屋邊的南瓜吃用更方便,燒飯要炒菜了,到門口的南瓜榔上摘一個嫩點的,略微洗洗就能切了下鍋;生在上頭的瓜搆不著,就準備南瓜叉——一丈長的木棍或竹竿,頂上套一個兩、三寸長鐵打的兩齒叉,瞄準了往上叉,轉幾個圈,瓜蒂的藤斷了,南瓜就到手。秋天到了,南瓜黃了老了,抱幾個回家堆放在屋角頭,隔三差五煮了吃,甜絲絲的,很能填飽肚子。

說到煮老南瓜,就記起小時候第一次刨南瓜皮的事。

以前的老南瓜大多呈扁圓形,直徑約一尺,如果黃得發白,就是好老好老的;老南瓜的皮有點硬不好吃,且過去不像現在有賣鐵皮的鉋子,以前人家都是用小鍋鏟刨,刨掉薄薄的一層表皮。

那天午後,母親及哥哥們要去地裡了,把一個老南瓜放在大方凳上交代給我。放學回家,我拿起小鍋鏟刨著南瓜皮,十一、二歲的孩子掌握不了要領,瓜皮很硬,刨了幾下只留了幾個印跡,皮刨不下來;鍋鏟又要刮又要轉動,真難對付。我只能用左手按著南瓜,右手使勁刨,一下一下從藤頭刨到花蒂,吃力了休息一陣接著幹;整個南瓜刨好了,凹凸不平像牙齒啃的一樣,還有的沒刨乾淨,花花點點難看極了。

母親來了,用讚賞的口氣說刨得不錯,她再拿鍋鏟修理一遍,然後把南瓜切開挖出瓤來,放到缽頭裡,稍後要揀出南瓜籽曬乾,積少成多,過年時炒了招待客人;再把南瓜切塊,鍋裡先放幾滴菜油,放南瓜塊翻炒,然後加水煮。晚餐常是中午的冷飯,放些青菜煮成菜稀飯,每人只有一碗,這南瓜就是拿來當半餐飯的。

以前的南瓜品種單一,不怎麼綿,不怎麼甜,就要放幾粒糖精下去煮;吃了鹹的菜稀飯,再吃有些甜的南瓜,倒也有滋有味。

南瓜,以前炒成菜,更能當飯吃。現在的南瓜,身分竟成了保健食品一般,真是今非昔比。

糖尿病 血糖 致癌

上一則

看煙火

下一則

想更正白人觀點 「忘掉阿拉莫」作者遭噤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