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府智庫兵推台海戰爭:台取勝代價沉重 美損數百戰機

世說新聞╱妙齡華女無征兆染惡疾 全家數次想自殺

回憶八一六工程

兩年前的十月,剛從美國回到中國的我正好趕上重慶戰友聯誼會;老戰友們幾十年後重逢,自然是激動萬分,老淚縱橫。期間主辦方專門組織我們去參觀八一六工程的遺址,讓我們有機會回到當年奮鬥的現場。

當我們一行二百餘人乘車到達,望著那陰森寬敞的洞口,當年那火熱的奮鬥場面就像電影一樣不停在眼前呈現,思緒萬千。那是一九七○年秋天,我們團剛剛在大西北千里戈壁灘完成一項重大的國防工程施工任務,緊接著又奉命向大西南進發。

我們乘專列到達重慶後,沒有任何停留,就乘坐汽車沿著盤山公路前行。汽車經過幾個小時的行駛,到達目的地四川涪陵的白濤鎮。白濤鎮位於烏江北岸,這裡山高谷深,樹林茂密,隱蔽性極強,很符合當時國家靠山近水、分散隱藏的戰略方針,在這裡修建八一六工程是再合適不過。

我們團很快就與這裡奮鬥了幾年的其他幾個團融為一體,共同修建八一六工程,也就是著名的三線建設。該工程是世界上第一大人工洞體,根據設計,要在地下挖出一個構造分明、洞中有樓、樓中有洞的工程。

我們團負責挖掘部分堅如磐石的洞體,要啃下這些骨頭,必須要有過硬的劈山工具。在那個時代,哪有這些呢?戰友們全靠簡陋的鐵鎚、鋼釬、電風鑽、手推車和炸藥雷管等,在大山深處劈石掘洞,運送石塊。在那些日子裡,戰友們每天頭戴安全帽,腳穿雨靴,手戴布手套,一天二十四小時輪番作業,常常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

施工中經常遇到坍方的工程事故,而一出事,戰士們便是凶多吉少。記得有一天,我在一個連隊七班駐點,早上剛和戰士們一起吃早飯,中午就從工地上傳來噩耗,說這班有兩名戰士在洞體坍方中不幸犧牲了,讓我感到萬分悲痛。為了八一六工程,先後有多名戰士獻出年輕的生命,如今他們仍然靜靜地躺在八一六烈士陵園裡。

我們團七連承擔了一項高危的施工任務,就是負責挖掘排風煙筒的工程。四個班的戰士每天在直徑幾十米、深有百丈的豎井裡輪番作業,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若井口處掉下一小塊石子,就能砸穿腦袋,而且無處可躲。他們作業時,必須嚴格遵守作業紀律,洞口有專人看守,上下井有專人保護,作業中也有專人觀察;所幸一次次化險為夷,幾個月下來,不僅毫髮無損,還提前完成了任務。現在整個八一六工程地面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只有七連挖掘的這個筆直排風煙筒,依然巍巍地屹立在崇山峻嶺中。

一九七五年,由於國際形勢變化和國情需要,八一六地下工程停建,我們也隨之撤離白濤鎮。多年後隨著工程解密文件下達,人們才知道這項耗資最大、人數最多,歷時最長的工程。

雖然這個工程項目未正式投入生產,但它為國防工業的發展累積相當寶貴的經驗,如今這裡已經成為國內一處四A級旅遊景點,作為曾經親身經歷的我們,更是感到無比的自豪與驕傲。

汽車 美國 中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