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麻州華裔兄妹被中國限制出境4年 已獲釋返美

勞凱利建「淫亂大本營」施虐細節曝光 最高關百年

向老師行鞠躬禮

因為一次手術,我被送進ICU,清醒過來後,病情穩定幾天,醫生們將我送往普通病房,我一路抱手鞠躬,連聲感謝。此刻,我回想小學時,那個年代給老師鞠躬是很講究的,不可「一路抱手」,隨隨便便就算鞠個躬;但因為當時我是坐在輪椅上,實在不方便站起來講究禮儀規距了。

當年,我讀小學一年級時, 一九四九年還是民國教育制度,學生向老師行鞠躬禮是學校特別重視的一個道德校規,如果誰違反了,就要在班會上被點名批評,受到一次公開地「不尊重老師」的評語。

其實,我六歲還沒有唸書之前,媽媽在家裡就常教育我敬重老師的傳統禮儀,說:「你快要唸書了,在學校裡要尊重老師,在路上碰見老師一定要行鞠躬禮。」到了開學的第一天,教我們國語的年輕女老師李嘉菊,在班上給我們做了鞠躬禮的示範。她說,學生在路上碰見老師,先要立正姿勢,有帽的要脫帽,隨著四十五度的彎腰,注視老師的雙目同時下垂,雙手五指併攏,放在身體兩側,再行一個鞠躬禮,同時說一聲「老師好」。由於媽媽和老師的雙重教育,那時我就深知當一位老師是受到社會尊重的。

可是,我連連犯了躲避行鞠躬禮的錯誤。一次假日,我陪媽媽去集市買菜,回家路上來往行人很多,突然,我發現李老師從前面二米多遠的方向朝我走來;我趕緊扭過身子,頭也朝向另一方,在媽媽提著一大竹籃菜遮擋下躲過去了。那時候不僅有男同學在路上看見老師就躲避行鞠躬禮,也有女同學躲,有的是怕羞,有的是不在意。當時我只覺得路人太多,不好意思,特別是遇到算術、美術、體育、音樂老師,我們多數同學是要躲著走的。

有次李老師在一次課堂上提到尊師時,雖然沒點名,但不停地面朝著我和幾個調皮學生的方向,當時我不知道老師為什麼那樣強調學生的「鞠躬禮」。李老師畢業於湖南女子師範學校,那是民國時期一所有歷史的名校,我們感覺她親切又嚴肅。

還有一次,我與高小班的劉江同學去玩,在路上正巧碰到李老師。李老師是他的媽媽,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劉江已規規距距立正,喊了聲「李老師好」,敬了鞠躬禮,那時,我也慌慌張張跟著敬了一個鞠躬禮。劉江告訴我:「路上遇到要叫老師,在家裡就叫媽媽。」我似懂非懂,只覺得在理。

後來有一次,我也是跟著媽媽上街,一手幫媽媽提著紅薯,一手拿著一個圈圈粑粑在吃,回家途中又遇到李老師,我立刻轉身,把一袋紅薯和粑粑遞給了媽媽,然後面朝老師立正,敬了一個鞠躬禮,媽媽站在我身旁微笑著。這時,李老師看了一眼我媽,然後走過來撫摸我頭,說了聲「好孩子」。直到年齡學歷增長,在路上凡是遇到學校的各科老師,我都不再躲避,都要立正問聲「老師好」,再規距地敬一個四十五度的鞠躬禮。

一九五○年後,學校實行了新的教育制度,不再要求學生在路上遇到老師要敬鞠躬禮了,只要打個招呼就可以。但有不少同學一時改不過來往日的習慣,路遇老師依然鞠躬,我也是一樣。

一九五三年下半年以後,我們是湖南最早一批成立少先隊的子弟小學,因為我們是抗日戰爭時,由湖南長沙搬遷到小鎮來的紗廠。那時我剛念小學三年級,戴上了紅領巾,從此,民國時期到新中國成立,由鞠躬禮改為隊禮了,不再彎腰四十五度,而是五指併攏,手臂高高地舉過頭頂。

後來我當了中學老師,一次偶然機遇,在紗廠大姐工作的家屬住宅見到李嘉菊老師,她白髮蒼蒼,拄著拐杖,回憶從前,笑得好開心;她誇我從小就是個好孩子,我也懂得李老師當年對尊師教育的嚴格要求。臨別時,我向李老師敬了一個標準的鞠躬禮。

教育 中國

上一則

閒說法國菜

下一則

春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