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鐵翻覆 罹難喬州老夫婦慶「金婚」卻搭上死亡列車

世界OnAir/疫情又起 德州醫師嘆政治誤了多少命

《老物件情懷》工人薰陶之家

作者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宮的學員證。
作者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宮的學員證。

五、六○年代的上海工人俱樂部,是工人在業餘時接受知識文化薰陶之家,是七、八十歲的上海老人抹不去的記憶。

我一九六八年分配在上海常德路八百號人民電機廠當工人,常德路九百四十號是靜安區工人俱樂部。靜安區工人俱樂部是上海第一個工人俱樂部,前身是上海滬西工友俱樂部,成立於一九二四年。滬西工友俱樂部於一九五○年四月三十日掛牌揭幕時,是轟動全市的大新聞;時任華東上海領導人饒漱石、潘漢年等一千餘位政要出席,陳毅市長題詞「工人的學校和樂園」。一九五九年上海行政區域重新畫分,滬西工友俱樂部改名為靜安區工人俱樂部。

靜安區俱樂部占地面積不大,除了籃球場,主要建築是一棟三層大樓,三樓是影劇院,二樓是報刊閱覽室與部分排練室,底層是辦公室與交誼大廳。我讀小學時,跟大人去俱樂部看過電影與文娛演出,上中學下課後,我們幾個同學常溜進去打籃球。

一九七一年,車間裡有個調度員陸秋生,問我要不要去俱樂部參加話劇朗誦班,那時我剛二十出頭,活躍青春期,當然喜歡!我記得那天下班後到俱樂部參加考試,我是上海人,祖父母帶大,說語常帶浦東音;我朗誦時,看到有位主考老師捂嘴笑,後來這個輔導班楊梅兒老師還是收了我。

我進了話劇班後,漸漸知道俱樂部有繪畫班、攝影班、聲樂班、舞蹈班、寫作班、管樂隊等業餘培訓。那個特殊年代,文藝舞台只有七個樣板戲,話劇演員無戲可演,上海戲劇學院的老師、教授沒有學生可教。

我們話劇朗誦班同學的姊姊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她聯繫了戲劇學院表演系各類課程的老師來培訓我們,有人民藝術劇院院長、戲劇學院院長等,都是名家教授。

動畫片「大鬧天宮」的著名畫家萬籟鳴大師也來給我們上舞台美術課,講解舞台的布景結構、顏色的搭配。化妝老師教我們化妝技巧,包括眼睛眉毛處理、明暗層次用色;我記得很清楚,白色為高光,如果要使鼻梁挺一點,千萬不能用深紅色,應該用淡微紅。後來我在大學的舞台上演一個老華僑,光靠色彩把二十多歲的自己化妝成七十歲的老人,形象逼真,贏得讚譽。

我們每周去二次上課排練,每到節日參加區市匯演或比賽。一九七四年,我離開人民電機廠,去了武漢讀書。

一九七八年夏,上海市工人文化宮創作的「於無聲處」四幕話劇轟動全國,除了導演是專業的,從編劇到演員都是工人,後來拍成電影。同年,給我們上過課的戲劇學院院長沙葉新先生寫了「假如我是真的」,揭露政府腐敗,上演後場場爆滿,後來被政府禁演;但這二齣話劇引起上海話劇熱。那時我正在上海市文化宮話劇班創作班,接受半年的培訓,受益匪淺,為我後來創作電視劇本「白衣偵探」打下了基礎。

上海是中國產業工人最多的城市,在楊樹浦滬東工廠區有「滬東工人文化宮」,在普陀曹陽滬西工廠區有「滬西工人文化宮」。這二宮面積大,室外有草坪、球場、小橋流水,室內有餐飲、舞廳、乒乓、棋牌等,與上海市工人文化宮簡稱「市宮」、「東宮」、「西宮」,是廣大工人與家屬生活樂園,同時培養無數藝術愛好者。我的幾位學友在恢復高考後考取北京電影學院、上海戲劇學院,還有幾位學員成為業界知名人物。

電影 樂園 北京

上一則

台積電董娘張淑芬告白:國家有難 企業攜手成就公益

下一則

10周年首日封 紀念麥可傑克森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