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悲劇 美坦承:無人機襲阿富汗 誤殺3成人、7孩童

亞裔夫婦被跟蹤兩天遭屠殺 三嫌竟獲保

劇作家顧伯伯(下)

顧錫東的太太也是西塘人,典型的賢妻良母,心直口快,動作麻利,待人誠懇,我每次去她都沏茶招待,拉拉家常。他們有四子二女,兩個女兒都在我太太任教的湖州中學念書,她成了我們的學生家長,更親近。

由於人口多,他家經濟拮据生活清貧,但從不利用職務地位要求特殊照顧。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寫的劇本無償交給劇團演出,從不索取稿費,他說:「苦點不要緊,只要觀眾拍手叫好,我就高興、滿足。」

在文革以前的七年間,顧伯伯口袋裡裝著「小本本」,風塵僕僕地深入農村、礦山、林區,收集和記錄大量寫作素材,為地區越劇團編寫了「銀鳳花開」、「復婚記」、「山花爛漫」等一大批充滿時代氣息的現代戲。其中「山花爛漫」參加華東地區戲曲觀摩演出,轟動上海,曾拍成紀錄片;華東局則指示劇團到區內巡迴演出,風靡大江南北。他還編寫了「蠶花姑娘」、「你追我趕」等農村題材電影,進入創作黃金期。

他寫的戲都以觀眾理解喜愛為本,雅俗共賞,邊演邊改;劇團排戲時,他時常親臨講戲指導,一絲不苟。有幾次他邀我觀摩新戲彩排,我見他現場反覆糾正台詞、動作,不厭其煩,務求到位,尤其對主要演員格外嚴格。他善於為演員量身寫戲,造就了張金月、趙雲鵬、杜雪娟等一眾當紅演員。

一九六六年文革開始,越劇被批為「糜糜之音」,他被迫停止寫作,我也被調去嘉興衛生學校。待文革結束,一九七七年,他復任嘉興地區文教局副局長,重新執筆,我也從嘉興調到湖州師範學院任教,兩人又碰面了,時有交流。

這時戲曲舞台一片荒蕪,演員青黃不接,顧錫東聯合越劇前輩刑竹琴,舉辦嘉興地區越劇團藝訓班,越劇藝術家袁雪芬、張桂鳳及刑竹琴等親臨授課,培養一批年輕演員,成立江省第一個小百花越劇團。顧錫東為劇團量身打造,寫出了新編歷史劇「五女拜壽」,這部戲突破了傳統戲劇以一生、一旦、一條線索為主的格局,創造出六對小生、花旦及兩對老生、老旦同台,滿台錦簇,雖人物眾多卻性格風格各異。劇情則環環相扣,結構嚴謹,引人入勝;在唱腔上更是十餘個流派齊現紛呈,猶如百鳥朝鳳。彩排時他邀我觀摩,是極大的藝術享受。

「五女拜壽」於一九八二年春節公演,反應熱烈,劇團先後赴蘇州、南京、上海及本省杭溫寧等地巡迴演出,湖州小百花聲名遠播,在全省小百花越劇匯演中有九人獲優秀演員獎。不久,「五女拜壽」被文化部評為「優秀保留劇目獎」,由長春電影製片廠拍成電影,獲百花獎最佳戲曲片獎。顧錫東為了越劇舞台的重新繁榮,還奮力寫出「雙轎接親」、「四喜臨門」、「長樂宮」等十來部新編古裝戲,迎來第二個創作黃金期。

一九八三年嘉興地區撤消,分為嘉興、湖州兩市,不久顧錫東調任省文聯主席、浙江越劇院院長。在杭州,顧伯伯公務繁忙之餘,仍筆耕不輟,寫出許多高水平劇作,其中「賢母寶璧記」獲電視劇飛天獎一等獎;「陸游與唐琬」被評為全國舞台藝術十大精品之一。痛惜的是,在「陸」劇評獎未及公布之際,顧伯伯於二○○三年六月初跌了一跤,臥床不起,於二十九日晨駕鶴西去,十大精品的獎項成了對他的隆重祭奠。

顧伯伯勤奮筆耕五十年,創編戲劇六十多部、電影五本、論文二百多篇,成了浙江戲劇界名副其實的領軍人物。他的平民作家風範,更使「顧伯伯」銘記人們心裡。

➤➤➤劇作家顧伯伯(上)

電影

上一則

台積電董娘張淑芬告白:國家有難 企業攜手成就公益

下一則

經營不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