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京下令「恒大倒閉預備」全中國待命地產維穩?

「拜登蜜月期結束了」民調支持度再探底 搖擺州尤甚

憶埔港工人文化宮

大陸上世紀的七○年代,物質和文娛生活遠沒有現在多姿多彩,黃埔港工人文化宮便成為埔港人、尤其是青年職工業餘生活的一個重要活動場所。我在港口工作和生活多年,經常涉足文化宮,對它有深厚的感情。

當年大沙地是黃埔地區的商業文化中心,有商店、飯館、學校、醫院等生活設施,埔港工人文化宮則位於大沙地的中心地帶, 與黃埔區政府僅一街之隔。

走進文化宮,迎面是一個面積不大的廣場,臨街圍牆的內壁是一字排開的玻璃櫥窗,裡面張貼著多份當日報紙和各式海報供人閱讀。 廣場兩側各有一棵枝葉茂密的大樹,每日黃昏飯後,樹底下的磚砌圓欄環坐者眾,男女老少皆有,或談天說地,或等待著入場看電影。

一個能容納千人的劇場在廣場西面,這是文化宮的主建築,可放電影也可演戲劇,也是埔港職工舉行大型會議的場所。劇場一般在晚上放映電影,儘管當時的電影說教意識濃厚,藝術水平不高,放映設備也老舊而視覺效果不佳,但每晚仍有不少人買票入場;因為當時整個大沙地只有這麽一間電影院,而廣大職工文娛生活十分貧乏,許多人晚上除了看看電影,實在無地方可供消遣。

廣場的北面有一棟兩層的建築,樓下一層隔分為棋牌室與乒乓球室,每晚在此下棋玩撲克或打乒乓球的人不少;二樓則是黃埔港的圖書館,好學的職工在此尋書或閱讀,一片安靜,與樓下迥然不同。我是這圖書館的常客,因與管理員打交道多了而相熟,他不時會推薦我一些新買進的書籍。

其實在文革年代,能看的書真的不多,但我偶然在書架的一個角落,看到一套文革前出版的文史資料匯編。厚厚幾十本,多是由民主人士寫的回憶文章,內容繁雜、史料豐富,具有知識性與可讀性,基本上無人問津,這套叢書便成為當時我的精神食糧。

劇場背後有一個裝有燈光的籃球場,可以打排球和羽毛球。這個球場可說是埔港青年職工精力的宣洩地;晚上只要球場燈光一亮,很快就會聚攏來一大幫人。比賽的哨聲一響,場上人人大展球技,四周觀眾吶喊助威,熱烈的聲浪一波高過一波,為入夜的大沙地增添些許熱鬧的氣息。

當時黃埔港工會負有活躍職工業餘生活的重任,每隔兩、三年便組織一次全局運動會,比賽項目有足、籃、排、羽、乒乓等球類,還有田徑、游泳和棋類,比賽時間長達數月。港務局下屬數十個單位各自組織參賽球隊,各方好手全力拚搏,文化宮籃球場便是運動會的主戰場,每晚都熱鬧非凡。

我當時也算是個體育積極分子,是單位羽毛球隊的主力隊員,常在文化宮的球場上揮拍比賽;在隊友們的共同努力下,曾數次獲得黃埔港羽毛球男子團體冠軍,我也多次奪得局羽毛球的男單冠軍。

我與文化宮影劇場的交往就更多了,除了數不清次數的觀看電影和表演外,我還偶爾登台演出。記得某年港口舉辦歌詠大賽,我參加局機關的合唱隊;比賽那天,大家統一著裝,精神抖擻地登上文化宮劇場舞台,面對全場觀眾和眾多評委放聲高歌。不知是辛勤排練的結果還是有神助,當時大家發揮得特別出色,歌畢全場掌聲雷動,評比結果我隊奪得全港冠軍。

改革開放後,文化宮也與時俱進,發生很大的變化;先是將臨街的圍牆改建為商鋪出租,後來在文化宮南部新建一個二層的影劇場,原來的劇場便改作室內羽毛球場館,收費開放。原本的球室與圖書館樓被外來商業者承包,變成沐足按摩的場所;就連文化宮內原有的綠化空地,也蓋起餐館經營飲食。那個曾經為港口職工業餘生活,提供豐富娛樂的埔港工人文化宮,不可抗拒地融入了商業化的大潮。

電影院 劇場 圖書館

上一則

後知後覺

下一則

話說早餐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