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殺死東三省人?中國東北的「暴力硬停電」風暴

中加人質外交落幕 美最大收穫:加拿大歸隊了

劇作家顧伯伯(上)

一九五九年十月初,我從嘉興學校調到湖州文教部門不久,有位中等偏矮身材、高額方臉、濃髮後梳、面相和善的中年男子到辦公室,同事老俞立即起身稱「老顧」,請坐沏茶,另一同事小丁則尊稱其為「顧伯伯」。我從小不從大,跟著小丁也叫了聲顧伯伯,他客氣地同我打著招呼,然後他們就隨便聊了起來,我一時插不上嘴。

十多分鐘以後,顧伯伯起身告辭,我問老俞此乃何人?他笑笑說:「你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他是大名鼎鼎的劇作家顧錫東,兼任嘉興地區文教局副局長,是我們的頂頭上司;今天他去財務科領了工資,來我們這裡坐坐。」我驚訝地問,那怎麼不叫「局長」而稱「老顧」?俞答道,顧錫東自認不是當官的料,總是在家埋頭創作或跟著劇團跑,很不喜歡別人叫他「局長」。

小丁補充,由於顧錫東作風樸實親民,劇團的演職員、街坊鄰居乃至戲迷,不分老少都親切地叫他「顧伯伯」,而不以慣常的局長、先生或老師相稱,顧錫東也很樂意。

「顧伯伯」原來是眾人口中對「平民作家」顧錫東的暱稱,我雖看過他編寫的越劇「五姑娘」,也久聞顧錫東的大名,但只知其名而不識其人,今日一見果然與眾不同。

一個月後,顧伯伯又領了工資過來,辦公室內只我一人,一回生二回熟,我們二人就攀談起來。他是嘉善西塘鎮人,一口鄉音,我是嘉興人,當時兩縣合併為嘉興縣,成了老鄉;而且我曾在嘉善縣城魏塘中學工作將近二年,去西塘住過一些時日,聽說過他的不少故事,所以扯到「兩嘉」的風土人情、談及越劇「五姑娘」,相當投緣。

顧錫東是民間走出來的「草根作家」,父親是晚清秀才,他本人從小就喜歡文學戲劇。解放初他在鎮上開設名為「長泰森」的小菸紙店,同時擔任鎮工人業餘文工團編導,編寫相聲、快板、說唱、短劇,有時自己也參與演出,唱腔、台步也都在行。

一九五四年,他根據嘉善田歌(山歌一種)和傳說故事,創編大型現代越劇「五姑娘」,由浙江越劇二團以男女合演的形式演出。這本戲描繪長工和地主女兒的愛情悲劇,幽美淒涼很動人;它從「私定終身後花園,落難公子中狀元」的套路走向農村田間,加以男女合演,既不脫越劇風格和程式,又充滿現代氣息,面目一新。

該劇公演後立即轟動,在浙江戲曲匯演中獲優秀劇本一等獎,曾赴京匯報演出,得到周恩來總理的接見,名噪一時。「五姑娘」是顧錫東的開山之作,也是成名之作,他當時年僅三十歲。一九五六年他被省文化局抽調到劇目組,在一年多時間裡整理和改編了十八部紹劇,多部得獎,從業餘作家變成了專業作家;一九五八年嘉興地委(駐湖州)書記陳冰邀他回來為嘉興地區越劇團寫戲。

在湖州,我和顧錫東一來二往熟了起來,凡逢發薪日,他出差外地或劇團排演無暇前來,我就代領工資送去他家。他住在湖州寧長戲院附近一條名叫「軋巷」的弄堂內,青石鋪路,狹窄昏暗。進入石框門堂,是一所晚清時期的老房子,住著四、五戶人家;他家在東側樓上,室內和尋常百姓一樣,沒有講究的客廳、像樣的家具,牆上沒有名人字畫,只是一些普通桌凳床鋪。

比較特別的是有個七、八平方米的小書房,擺著一張寫字桌,配有二張木椅子,桌上除堆著許多書籍外,有一盞小枱燈、一個飯碗、一個有蓋搪瓷杯。

他常通宵寫作,菸一支接一支地抽,普通菸灰缸太小,乾脆用碗,一個晚上一碗菸灰;他也愛喝濃茶提神,搪瓷杯內結著黃褐色茶垢。書桌背後有二個書架放滿了書,大多是戲書,右側靠牆放著一隻單人布沙發,困倦時靠著打盹,這在當時算奢侈了。

➤➤➤劇作家顧伯伯(下)

上一則

畢卡索「女人頭像」失竊10年 在雅典找到了

下一則

王家衛 x 蘇富比 10月香港拍賣重磅聯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