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消防隊員聲稱染疫卻跑去度假村 遭檢方起訴竊盜重罪

葛謨前部屬位居電視台高官 CNN面臨新聞道德質疑

有關水井的記憶

地處北方山區的老家,井要打得極深,才能出水。這樣的井口很小,趴在剛好能容一人上下的井口邊,探頭看下去寒氣襲人,黑洞洞的深不見底。

如果想下去掏井,腰間繫好井繩後,得先岔開雙腿蹬著井壁,再彎起雙臂用胳膊肘撐住井沿,手腳並用慢慢蹭下去。

青條石框邊,長方的井台,為了防滑,找來不規則的鵝卵石,鋪成不規則的台面。靠近井口的一側,豎根齊腰的Y字木樁當撐軸架,上面橫著細長堅硬的棗木做轆轤轉軸,轉軸一端被鉚在撐軸架後的條石上,懸空的另一端套著轆轤頭,盤著一圈圈拇指粗的井繩,井繩拴著提水簍子。

提水簍既不像桶也不像瓢,是老家為從這樣深的井裡打水特製的,用一股股細麻繩將小指粗、去皮的荊條捆牢後編織而成,口小肚大,類似橄欖球的容器。提水時,井繩搖盪,簍子沿井壁磕磕碰碰,這樣渾圓的結構能使簍子既不易磕破,更能最大限度保障簍子裡的水不會輕易盪出。

轉動轆轤,井繩哧溜哧溜地下沉。搖轆轤的人,得攤開手掌扶在轆轤頭上,時不時地用力按一按,用這樣增加摩擦力的方式讓轆轤減速,使提水簍子能平穩落水。落了水的簍子由於質地較輕,總是漂浮在水面上;這時,搖轆轤的人要站直,盡量靠近井口,雙手抓緊井繩輕輕搖晃幾下,慢慢將水簍子提起,讓其重新垂直於水面,然後,猛地向下一沉,沒入水中的簍子會發出「咕嘟咕嘟」的響動,等聽不到了響動,就說明簍子裡的水滿了。

搖著轆轤把絞起簍子是力氣活,繃緊的井繩會愈絞愈沉,就算雙臂合力使出吃奶的勁,也只能慢吞吞搖一圈停一下,就像在高海拔地區攀登的登山客,每次落腳都會歇息片刻。

等到水簍子被絞出井口時更累,要抬起一隻腳彎起膝蓋卡住轆轤把,騰出手拎起還在井繩上晃蕩的水簍子,使勁把簍裡的水倒入水桶;若是不小心讓盛滿水的水簍落回井裡,可會像個千斤墜拖著井繩迅速下沉,轆轤隨之愈轉愈快,轆轤把則像螃蟹螯似地張牙舞爪揮舞。這時若碰著手臂,骨斷筋傷是免不了的;唯一的辦法,就是任由轆轤像陀螺般打轉,直到咚的一聲,水簍子落了底,再重新來一回。

從井台到屋裡的水缸,不過十幾步的距離,但挑水比挑固態的重物更累,既需力氣,更注重身體協調性。桶中的水是一汪盪來盪去的流體,一旦失去重心左搖右擺,挑水的人也隨之亂了步伐,一桶水因此盪出去大半。不過,若以為滿桶的水不好挑而只挑半桶,其實半桶水晃得更厲害,沒走幾步,人就可能被晃暈了。

記得從前在老家,挑水技藝的優劣也是選媳婦、挑女婿的參考項目之一。水挑得好的人,擔子放在肩上,有規律地上下起伏著,懸在空中兩隻桶裡的水,平平穩穩地盪漾起漣漪,但一滴水都不會從桶裡漏下來。

上一則

化戾氣為祥和

下一則

對抗新冠華人英雄/華裔青年 走在追蹤疫情最前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