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兒子未痊癒,我不敢老」烏茲別克體操女將淚別奧運

佛奇:免疫力低下者 可能需要第3針

不准洋人進的書店

中國大陸每個縣城都有新華書店,不過大城市還有外文書店。

一九六○年時我在瀋陽上中學,有一天隨父親到太原街的外文書店,一樓鋪面擺滿外文書籍,父親並未停留,他走到一個偏僻角落,推開一扇小門直接上了三樓。樓梯口站著個守門的,大概因父親常去,他們相互點頭致意,不過父親還是掏出工作證,按規定登記。我看到門口立著牌子,寫著「內部書店,外國人不得入內」。這讓我想起歷史老師講,早年上海外灘的公園門前有塊牌子,寫著「華人與狗不得入內」,對照眼前這塊牌子,讓我產生時空倒置的感覺。

這個內部書店,中學生不夠資格進;不過父親與看門人認識,我得以隨他入內。我心裡一陣高興,因為顧名思義,內部書店想必有外面看不到的內部書籍,可以一飽眼福了。可是我很快就失望了,裡面陳列的全是外國人寫的科技英文書,包括機械、電子、醫學、建築等。一直聽說洋人的書印得挺考究的,我隨便抽出幾本翻翻,其紙張和印刷都普普通通,覺得不過如此。

這些書都出自「光華出版社」,我想起曾在父親拿回家的圖書目錄上見過。父親在一所高等院校工作,從事本業的教學研究,還負責訂購英文圖書雜誌,這是因為圖書館的員工要麼英文差要麼非專業,難以勝任。父親畢業於聖約翰大學,英文與專業兩方面都勝任,他常把收到的外文圖書目錄拿回家,圈定要訂購的書;那些目錄就是光華出版社編印的,寫著「內部資料,注意保存」。

明白了父親為什麼來這家書店,我又陷入另一個困惑:既然這裡的外文書都是外國人寫的,為什麼不准外國人進?回家後我提出了這個疑問,父親看了我好幾分鐘,欲言又止;我不懂這是什麼意思,是父親自己也不明白?還是他知道原因,卻不回答我?

三年後我考取南京大學,常去位於中山東路的外文書店,憑著大學學生證,我得以進入二樓的內部書店。再後來我考取研究生到上海,多次去福州路山東路口的外文書店,內部書店也在二樓。無論是南京或上海,與瀋陽相同,樓梯口都有人把守,門口都掛著牌子:「內部書店,外國人不得入內」。

直到改革開放,特別是來美國後,我才明白原委。中國大陸要了解世界先進科技,必須進口最新科技圖書,需要購書的研究所與高等院校眾多,如果全部進口原版書,難以拿出這麼多外匯,於是每種書只買幾本,再用影印的方法大量複製,光華出版社就是專做此事的;嚴格講來,這種翻印書就是盜版,侵犯原版書的知識產權。因此翻印書不能擺在一樓鋪面公開出售,只能在樓上另設「內部書店」。不許外國人入內,是怕老外買了這樣的翻印書,作為指控侵權的證據。後來為了加入世貿組織,必須表明對知識產權的尊重,光華出版社遂於一九九三年前後被解散轉型。

至此我才明白父親不回答的原因。作為聖約翰大學畢業生,父親深受美國教育,豈不明白什麼是知識產權、盜版書?他之所以不回答,是怕我這個毛頭小子知道了真相,到外面去亂說亂講,惹禍上身啊。

書店 美國 中國

上一則

化戾氣為祥和

下一則

對抗新冠華人英雄/華裔青年 走在追蹤疫情最前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