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抖音挑戰風靡青少年 偷竊或破壞學校公物以獲取點讚

麻疹疫情導致作業耽擱 阿富汗人在美軍機地等候安置

中學時期的巨大變化

我的小學大部分時光是在雲南的「洱海之邊」小鎮──下關渡過,隨著父母工作的調動,我們離開下關到湖南,在湘江邊上的一年裡我終於學會了游泳。在洶湧的江水中追逐著帆船,是我少年最快樂時光。

當時就讀長沙的第十一中學,位於著名的天星閣公園腳下。剛到長沙時,正處於文革的末尾,我們這些從鄉下偏遠小鎮來的孩子們,看到湖南本地的學生不讀書、敢對老師有各種不敬行為,有幾次還和老師大打出手,老師也不敢教訓他們,大為震驚。

一九七五年那一屆二十多個班,每個班大約有八十多個學生,在十一中學就讀的四年中,真是經過天翻地覆的變化。

一九七六年九月的一天,我生病留在家裡休息,下午時分突然聽到外面大喇叭一遍遍廣播著低沉的音樂和廣播員沉重的聲音,我聽了一下大吃一驚,原來毛澤東去世了!

過了一段時間,所有的中小學生都排隊集中在長沙烈士公園,參加「偉大領袖」的追悼會;那天天氣非常熱,曬得我頭昏腦脹,現在只記得大家聽哀樂、行三鞠躬禮,其他偉大領導同志們說什麼?我都忘了一乾二淨。還記得一堆女孩子們哭得死去活來,好像在比賽誰能哭出個冠軍。

哀樂與哭聲尚未絕塵,一九七七年鄧小平回北京中南海作出恢復高考的決定,關了十年的大學校門重新對我們開啟。

我們初中畢業開始分班,準備高考,二十多個班中每班選出一個尖子集合成一班,其他的學生就基本放棄讀大學的希望。尖子一班學生走在路上都是昂首挺胸,其他班級的同學看見尖子班同學,有時會冷嘲熱諷,以前的同班同學也漸行漸遠。

尖子班的學生們從早上七時開始早晨自習,一直學習到晚上九時,晚自習結束才下課;其他班上的同學,老師上課時基本上不教什麼,處於放水狀態。

第一屆高考生是七十七屆,他們是從工廠、田野回來的大哥大姐們;其中也有不少人已經結婚生子。應屆高中畢業生是由七十八屆開始參加高考,我們高中也有一小部分高年級應屆生同學金榜提名

一九七八年高考結束後,師生在本校大禮堂開慶功大會。兩位高年級優秀生代表一男一女上台演講,女生進北京大學,男生是教務長的兒子,也進了名校。

我一九七五年進中學,也是在這同一個大禮堂開大會,當時大家批判文革前的大學教育,也是這位教務長聲色俱厲控訴文革前的大學是多麼可怕。

他說,十一中一個同學到北京讀大學腦子讀壞了,被修正主義的大學踢回長沙,另一位同學在大學讀化學,讀到香臭不分;他批評大學真是毒害青少年的地方。不過才短短幾年時間,教務長就興高采烈要把寶貝兒子送到同一個「毒害青少年」的地方。

我當時看在台上掩不住笑容的教務長,腦子有點恍惚,問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夢。

高考 北京 提名

上一則

地球暖化

下一則

報應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