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擋不住Delta 美研究:染疫者中74%已打完疫苗

東奧/美國女足點球淘汰荷蘭 半決賽對陣加拿大

少年家務三項(下)

一個人是無法完成這件差事的,都是兄妹兩人共同完成。兩人抬水,我在後,妹妹在前,畢竟我年紀大,會將水桶拉近點,減輕妹妹所受的重力。回家路上還有一個小斜坡,為了防止抬水過程中,水桶裡的水外溢造成浪費,整個路途我們小心翼翼,由於一直使用右肩,被扁擔壓得又紅又疼。大概年紀尚小骨骼發育未完成,導致體型有點畸形,我至今右肩比左肩斜度要大,筋絡易疲勞,時常產生不適感,尤其是天氣變化或身體動作稍不注意時。

我們取水的地方是當時工人新村開設的一個自來水供應龍頭,等於是一處自來水銷售站,有專人管理,負責開水龍頭、收錢。我不知道負責賣水的是不是公營機構,只記得按桶收費,一分錢一桶。

大概是幾年以後,大家籌款並與有關部門聯繫,自建小村落也引來自來水,但仍未能進入每家每戶,只是在村子一個稍為空曠的地方裝了一個水龍頭,供應全村人,但也解決了我們要到遙遠地方取水的問題,從此結束每天去抬水的苦差事。

可能是當年城市的供水設施所限,使用的水管直徑小,我們又處於山坡上,城市的水壓不夠,加上夏天用水高峰,水來得慢、停水等經常發生;而為了快一點取到水,為排隊誰先誰後或誰占用的時間多而爭吵的事,也時有所聞。

又過了幾年,應該是六○年代末甚至七○年代初了,自來水終於進入每家每戶。

糴米

每天要煮飯吃飯,首先要有米,又因為我們是非農耕者,於是生活少不了買米。過去我們不說買米而是說「糴米」,糴米是粵語的說法,從古語中來。糴米是我少年時,每月都要做一、兩次的家務事。

家境困難,菜肉可以少買,但為了保證吃飽飯,米是必須有的。因為我家人口不少,米消耗得很快,每月都要購買若干次;而家長周日還要加班,一旦吃完了就要去糴米了,每次糴米都是三、四十斤,身為家中的長子,這件事通常是我的差事。

五、六○年代,大米是由專門店鋪經營販售,稱為「糧店」或「糧油店」,全為國營,只賣糧食及食用油,也兼售一些豆類輔食。糧油憑糧油本供應,每次購買,售貨員先要看糧本,比如全家六口人,總共每月定量一百五十斤,已買一百斤,就只能再糴五十斤。這次要糴多少米、買多少食用油,售貨員要先在糧本上登記,然後才按所登記的數量及價錢供給。

糧店出售大米,都是沒有包裝的散裝米,需購買者拿米袋去裝。糧店門口約一米高的桌子上放置一箇中型磅,下方加放一個上部四方、下部漏斗形的盛皿,漏斗最下端斜出口處裝上一個鐵皮閘門,帶彈簧的閘門由售貨員控制開合。在計量磅高於人頭的上方,糧店設計了一個儲米的小米倉,售貨員拉開可控出米倉,大米即源源不斷流落盛皿上,通過計量磅確定大米額,然後拉開鐵閘口,大米就流進我們的米袋。待最後一粒米都裝進米袋後,取一條糧店準備好的袋口繩子,紮實打上結,整個售米過程才告完成。

至今這個售米場景我還可以如此清晰的還原,是因為整個流程設計及設施的製作雖原始,但流暢實用,多個環節緊扣,實在有趣,對少年的我很具吸引力。

接下來便是要將一袋幾十斤米扛回家了。一袋米壓在身上,壓力分布在肩膀及後背,加上糧店較取水處離家近一點,辛苦度不及抬水。按定額分配糧食,扛米回家,小小年紀我已知道糧食對窮人家的重要性,由此形成一個習慣──絕不浪費一粒糧食。

➤➤➤少年家務三項(上)

小米

上一則

自行車上的背影

下一則

走近靈犬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