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聖地牙哥母子從球場第3層看台摔落亡 警稱疑點多

加國兩個麥可獲釋 中媒:因病取保候審 案件中止審理

少年家務三項(上)

今日的少年,除了到正規學校上課,家長會安排各種補習、興趣班,一周七天基本上都排得滿滿的,社會遵循「孩子不能輸在起跑線上」的法則,因此許多家庭一點家務事都不讓孩子沾。這讓我想起自己年少時的環境,真是天壤之別。

兒童時期開始,我們幾兄弟姊妹已扛起家務的半壁江山,並不是家長壓迫,而是生活所迫。為了賺錢養家餬口,家長從早到晚都在上班,一群相差不了多少歲的孩子擔起家庭很多責任。「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除了掃地煮飯洗衣服,我經歷的還有三項家務 ,因為艱辛或有趣,特別記錄下來。

鉤柴

鉤柴,就是到公共地方免費獲取枯枝作家庭燃料。具體說是透過一支帶鉤的竹竿,將樹上一些已經枯乾的枝椏鉤下來做柴火,煮飯燒水。當年計畫經濟,生活所需均定量供給,包括糧食、輔食、煤和柴,用這種方式獲得一些燃料,可以幫補燃料不足的問題。此外,我們家家庭收入不高,每一分錢都要省著花,鉤柴可以減少買柴的開支。

當時我與街坊其他年齡、家庭經濟相仿的男孩,在周六日結伴找來一支較長的竹竿,將一根有一定硬度的粗鐵線彎成鉤狀,捆在竹竿一頭,並帶上一條繩子備用,然後到附近有樹木的地方去。

我們居住地附近有樹林子,有一片台灣相思樹,也不知道是人栽種的還是野生的;不遠處還有一條馬路,馬路兩旁各種了一排千層樹。每年,樹木都會有枯乾的枝椏,我們的目標就是把這些乾死的枝椏鉤下來回家做柴火。

千層樹的樹皮有好幾層,每撕開一層上面均沾有白色的粉末。這樹皮還有一個用途,不小心畫破了手腳,撕下一層樹皮貼在創傷處可以止血。此法是否科學我們沒有考究,反正曾聽大人說可以,我們就一直照做。

每次出動,我們都有一些收穫,因為那時基本沒有綠化公司去打理這些樹,自由生長的相思樹或千層樹都會產生枯枝。我們抬起頭,很容易就發現目標,然後用準備好的竹竿鉤子用力下拉,就得到戰利品;有時也會遇到一些太粗的枯枝,只能遺憾地鬆手。每次出動獲得一捆枯枝,我們會將其折成約每段一米的大小,用備好的繩索捆好揹回家,就像農村孩子上山砍柴回家。

其實我與小夥伴們之所以樂意做這件事,並非家長安排,而是因為製作竹竿鉤,如同做玩具。到處尋找獵物,可以處在大自然的環境裡,放野自我;在樹叢中或一排排樹下尋找目標,則有收穫成果的快感。一捆柴火拿回家,用來燒開一壺水,還很有成功感,覺得自己特有用。

抬水

當年我們的住處在城市的一隅,是農村到城市的新移民自建形成的群落,地處小山丘。因地面不平,自建房大小、式樣甚至用材不盡相同。因為不在市政規畫以內,這個自然形成的小村落沒有任何市政設施;像樣的道路、電力、自來水、商業服務設施一概沒有,但整個村落只有二十來戶人家,還不至於太混亂骯髒。經過一段時間向有關方面爭取,終於盼來供電,雖然電壓較低,還是解決了家庭照明問題;至於生活用水,可能有關方面認為附近可以解決,水源一直未能引至村裡,我們只能每天到近一公里外的工人新村挑水。

之所以記得家庭用水一事,是因為我們兄弟姊妹每天都要到此處買自來水並挑回家,辛苦記憶難忘。一桶水至少也有三十多斤,要抬著走近一公里,對於我們七、八歲的年紀,是很艱難繁重的勞作。

➤➤➤少年家務三項(下)

台灣 移民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對抗新冠華人英雄/華裔青年 走在追蹤疫情最前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