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最佳大學 普林斯頓再度封王

美國針對香港再祭制裁措施 數家中企列入黑名單

《老物件情懷》黑貓變白貓

作者的鴛鴦眼波斯白貓玩偶。
作者的鴛鴦眼波斯白貓玩偶。

照片上的貓,是鴛鴦眼波斯白貓,左眼墨綠,右眼草綠,伴我在美二十八年了,是兄長送我的禮物,叫小白。

家中母姊兄弟都愛貓,我卻從小怕貓。從我記事起,家中一次次養貓,都因我哭叫:「扔掉牠!扔掉牠!」真的一次次扔掉;養了扔,扔了再養,像個拉鋸戰。

我長大點之後,再養的貓才得以定居下來,但貓擋路時,我就不得不繞道而行。我吃飯,牠蹲在窗台上討吃似地看著,我就捏起筷子打牠腦袋,有的傻貓會閉緊眼睛聽憑我打而不逃開,打得我自己都感到太殘忍了,才轟走牠了事。

一九六九年五月我去東北軍墾,三個月後,收到兄長寄來的生日禮物,是一盒奶糖。來信解釋說,只有這個牌子的奶糖,盒面圖案是一窩可愛的小貓,希望怕貓的我能因此喜歡上貓。但我依舊不愛貓。

十三年後重回故鄉上海讀碩,家裡養了一窩新生小貓,已會打架,常常翻滾在一起互相啃咬;我覺得有趣,就忘記害怕,去摸牠們,甚至大著膽子,拎起貓的耳朵。又一年,我從學校回家過暑假,小母貓咪咪出生十多天了;我逗她玩,把她裝進塑料袋中,欣賞她的窘態,抱她在胸前時,愛意油然而生,從此,我不再與貓做死對頭。

咪咪成了我的寵物,我叫她「妹妹」,和有些人把寵物當成兒女是一樣的心態。後來咪咪有個兒子,除了一對眼珠是瑩綠的之外,全身漆黑,煞是可愛,我叫他「阿黑」,母子倆同為我親密的夥伴。

阿黑在我母親去世前走失,母親離世後,妹妹竟然時常調皮地從閣樓跳到母親的供桌上,父親氣得把她送了人,我更加牽掛沒了蹤影的阿黑。

去國離鄉時,兄長慰我「失黑之痛」,到處尋覓,買不到小黑貓,就買了小白。今天寫黑貓變白貓,內心卻充溢著對妹妹和阿黑的無盡思念之情:母親還在時,我們與愛貓們之間有多少有趣的故事啊!

上一則

始料不及

下一則

杜鵑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