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冠患者塞滿醫院 其他重病患者求診無門

彭博:台灣申請加入CPTPP

一隻犀牛角杯(上)

一九四九年大陸建立新政權以後,故鄉江蘇省興化縣城褪去了往日的繁華,百姓的生活都很艱難,如今早就絕跡的營生如補鍋鋦碗的、鏟刀磨剪子的、縫補衣衫的、修鞋修雨傘的等,在那個年代都還比較興旺,畢竟能夠養家餬口。

距離我家半里路,有戶人家的戶主黃姓,因為一隻眼睛瞎了,鄰里都叫他「黃二瞎子」,五十多歲,專靠買賣舊貨為業。夫婦倆加上三個小孩,就靠黃二每天揹著一個竹篾框走街串巷,叫喚:「舊貨賣、廢銅爛鐵賣、舊衣舊褲賣……」生活勉強得過。

黃二是我們家族各戶的常客,因為家族的經濟大不如前,常需要賣些衣服、家具,聊補日常生活之不足,所以黃二常常來光顧淘點東西,而且每次總能淘到一些可以讓他賺錢的東西。當然,日積月久,能賣的物件愈來愈少,黃二的營生也愈來愈困難。

某天黃二又來六奶奶家想淘點什麼「寶貝」。看到黃二進來,六奶奶不無厭煩地說:「你又來做什麼?家裡值錢的都被你擼走了,你看家神櫃上一無所有,不然你把家神櫃也買去吧!」放在大廳靠北牆的一座紅漆櫃子,本來上面擺滿了香爐、燭台、杯盤、碗筷之類祭祖用的物件,現在空空如也。

「奶奶,再找找吧,找一找吃不了嘛!」黃二不死心,陪著笑臉。

「我也想找點東西給你,這樣可以換幾斤大米下鍋呢,實在沒有啊。」半年多來,六奶奶賣給黃二的東西確實不少,有上等裘皮袍、家傳的青花瓷大碗、一張老紅木四仙桌等,最值錢的要數青花瓷大碗,每個大碗可賣三塊、五塊錢,那時大米一角錢一斤,一個大碗可以買幾十斤大米。最賣不起價錢的就是那張老紅木四仙桌,看那桌子黑裡透紅,那是老紅木的本色,通體油光呈亮,是專門用於四人打麻將的,可是只換得了二斤大米的錢,也就是賣了二角錢。

這回黃二再來確實已經尋無長物了,可是黃二還在蠻纏:「奶奶!窮雖窮,家裡還有三石銅呢!不然我幫您找找?」「你去看看家神櫃裡面有沒有。」六奶奶對他擺了擺頭,手上不停拾掇她的家務。

黃二得到了指令來勁了,丟下揹框,逕直走進大廳,兩眼四處搜尋。他記得,本來這張家神櫃上擺設了八尊大香爐、八盞銀燭台,半年前就被他淘走了,大賺了一筆,享受了幾個月無憂無慮的生活,還讓一家老小歡歡喜喜地過了一個豐盛的大年。現在這張櫃上光溜溜的,確實一無所有。

打開櫃門一看,裡面烏漆抹黑的什麼也看不見,只好低頭躬腰鑽進櫃裡到處翻找,半天後翻出一隻奇形怪狀的杯子,灰頭土臉地捧給六奶奶看。「這東西是牛角杯,能賣幾個錢?」六奶奶不怎麼在意,有點疑惑,這個小東西也能賣錢嗎?

黃二拿在手上,看那杯子跟一個大人的拳頭差不多大小,他不斷地擦拭,清除了灰塵,露出玉色青光;是個雕塑品,形狀是一隻石榴,上面開口,邊上一顆顆石榴籽發出奪目的光芒,周圍藤蔓枝葉環繞,底座是三片小小的葉片,雕工精湛,原來是一隻酒杯。

黃二說:「我拿去試試,給您二角錢吧,奶奶。」六奶奶坐在那兒始終都沒有動身:「拿去拿去,畢竟還能買二斤大米呢,前天隔壁五房的二媽家賣了一張大方桌,也不過二斤大米。」六奶奶嘴裡嘟囔地說了一通。

她說,這是過去在大門外擺祭壇敬菩薩用的,原來共有八隻,被小的們拿去玩,只剩下一隻了。

按照四時八節,興化城裡有請菩薩巡遊的習俗;每到一個節刻,將相應的菩薩塑像,如關帝廟裡的關公菩薩、城隍廟裡的城隍菩薩等用八人大轎抬出來,前面四人,每兩人抬一面大鑼,後面的人負責敲,能傳聞幾里路,這是鳴鑼開道。接著是儀仗執事,後有判官塑像,前呼後擁到大街上巡遊,以祈求風調雨順、天降福祉。一般大戶人家會在街旁設下祭壇,上面擺上香爐、燭台、杯筷和糕點、水果,檔次高的還要擺上豬牛羊三牲等祭品;菩薩駕到,全家人迎送跪拜。

六奶奶家祭壇上用的牛角杯,原有八隻,除了石榴,還有麻姑上壽(桃)、玉兔拜月(兔)、三陽開泰(羊)、連年有餘(魚)、褒姒獻寶(元寶)、鳳戲牡丹(牡丹花)、二龍搶珠,石榴則象徵多子多福,形狀各異,都是用牛角精雕細刻而成,也不知道是哪一代祖上添置的,日深月久早就把它忘記了,竟然還有一隻存世。

➤➤➤一隻犀牛角杯(下)

雕塑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台灣繪本「樹上的魚」 在中歐斯洛伐克及捷克上市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