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上州夏令營 31名兒童感染新冠

共和黨籍阿拉巴馬州長:「應該開始譴責沒打疫苗的人」

《老物件情懷》伴我度過荒漠年代

作者的春雷牌半導體收音機。
作者的春雷牌半導體收音機。

這個春雷牌半導體收音機,曾經陪伴我度過了上山下鄉時文化荒漠的年代。

說起與它的緣分也算有點偶然,那時候我在林場學校當教師,每天除了林場大喇叭裡的新聞廣播,很少能聽到其他的聲音。那天意外地在自己箱子裡的一本書中,發現不知什麽時候夾進去、卻忘得一乾二淨的四十元,我決定用這個「意外之財」來犒賞自己。

在林業局的商店櫃台裡,有一台上海生産的春蕾牌半導體收音機。營業員說,因為是樣品,包裝和說明書都已經遺失了,但是我還是買下了它。我給生產廠上海無線電三廠寫了封索取說明書的信函,那時的廠商很講誠信,一個月後我即收到寄來的說明書。從此以後,這台收音機每天伴隨我到深夜。

我收聽浩然的小說「豔陽天」連播、李雙江的歌曲「紅星照我去戰鬥」。由於地處北方邊境,夜深時分也能收聽到不少外國的中文台廣播,比如馬尼拉的宗教電台和莫斯科的中文台;那時候中蘇關係緊張,但莫斯科的廣播還是用我們曾經熟悉的「莫斯科-北京」作為開始曲。山高皇帝遠,倒是沒人追究我「收聽敵台」的「罪行」。

一次聽到周璇的老歌「天涯歌女」,這讓我驚喜和感動到熱淚盈眶,有人聲相伴進入夢鄉,比起寂寞寥落的世界,總是幸福的。

這台春蕾牌收音機,回城後我一直在用,直到它塑料的外殼破損不堪,直到它的「內臟」也出現了紊亂,才宣告壽終正寢。

那已經是二十世紀的事,這樣的半導體收音機也差不多成了文物。

邊境 北京 小說

上一則

我的父親節和母親節

下一則

話說枇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